穿过一众顾客与商人们相互拥挤而成的人浪,属于段青与芙拉的背影随后也相继消失在了基玛商铺内部的一间小门内,依旧延续着闪耀与富贵的墙饰装束也随之出现在这间小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摆放在中央方桌上的茶盏与精致的座椅却是在这种气氛中添加了几分古朴高贵的感觉:“这是VIP室,是只有成为我们商会会员的人才能进入的地方。”

  “正如你们刚才所见,我们这个铺子自开张以来一直都忙得很。”

  完全失去了一开始向段青两个人介绍自己的时候所端出的可爱语气,先前接待他们的那名可爱的女服务员此时正四仰八叉地躺坐在其中一张座椅上:“累死了……啊,你们随便坐就好,东西也可以随便用,我就不管你们了啊。”

  “玛姬·莎拉卡殿下。”彬彬有礼地唤出了对方真实的名字,没有立刻动作的段青随后也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这名完全抛却了面具的女服务员:“好久不见了。”

  “我们之前见过吗?唔,好像确实是见过的。”躺卧在座椅上的女服务员并未因此而有所动作,只有那同样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的双目随着段青的这句话而向着这边偏了偏:“抱歉,不过我见过太多的人,也伪装过不知道多少副面孔,所以对‘相貌’这个东西已经不太敏感了。”

  “按照我以往的经验,长久以来从事伪装工作、经常百变千貌之人,最后都会失去对自我的认知与肯定。”点了点自己的头,段青终究还是坐在了那名根本没有淑女模样的服务员对面:“希望殿下也能注意到这一点,不要到时候忘了自己是谁才好。”

  “怎么可能?玛姬我可是靠着伪装求生了十三年的黑暗女王!易容和变装对我来说就像呼吸一样,我又怎么可能——”没好气地如是宣言道,女服务员还待继续说下去的话语却是忽然定格在了半空中:“……好吧,确实发生过一些不妙的事情,若不是扎拉哈城的时候遇到的那位贵客,现在的我到底存不存在都说不定呢。”

  “……那你还记得那位贵客的模样么?”

  “当然记得。”

  略显奇怪地望了段青一眼,躺卧的女服务员伸手想要拉动自己的身体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怎么,你问这个干嘛?”

  “没什么。”

  将心中生起的些许波澜暂时压了下去,段青重新堆积出了自己脸上的笑容:“与刚刚抵达此地的我们说这些极度隐秘的内容,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贵宾房间原本就是用来谈这种生意的,无论是隔音效果还是防护效果都好得很。”女服务员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现在这间房被我们占用,别的人也不敢进来,这一点你放心就是。”

  “好吧,我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统领着这一切。”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段青随后也将自己的视线落向了旁边:“总之既然大家都对计划有着这么大的信任,我也不能浪费时间了。”

  “能帮我们联系到影法师沙奈朵吗?”他试探着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前倾了少许:“我们希望能够进入另外一个世界,这里大概只有她能帮我们做到这件事了。”m.nnxwcm.com

  “不用说得这么隐晦,那个虚空世界的模样我也是见过的。”

  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嗤笑,坐在段青对面的玛姬这一次也终于正了正自己的身子:“不过若是考虑到常人的身体强度和承受能力的话,那个女人确实比我更适合安排这些。”

  “听起来你对她非常熟悉?”

  “不仅仅是她,这个城市里的其他人我也熟悉得很。”慵懒地说出了这样的回答,玛姬的手指在自己的面前不停轮转着:“作为一名专业组织的专业人士,来到一个新地盘的首要任务就是将这个地方的所有势力都调查清楚,不然有朝一日被坑的话,恐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咳咳,事先声明,我可没说我怕过他们啊,一群过气的阴影会成员有什么好担心的!”

  “好好好,你高兴就好。”段青苦笑着推了推自己的双手:“总之如果能帮我们稍微牵一下线,我们会感激不尽。”

  “我们所在的位置脚下有一条密道,通往这座城市的地下水路。”

  终于坐正了自己的身子,玛姬的目光在段青的身上扫过:“别看这座城市是魔法帝国后期的时代才在这片无尽之海旁边建立的,这座城市的地下通路也是复杂得很,若不是我们早就在塔尼亚的地下生活中积累了相当程度的经验,这下面的世界我们也不可能如此迅速地熟悉起来。”

  “看来任何一座城市都会有地下世界,物理层面上的。”段青颇为感慨地向着自己的脚下看了一眼:“不过若真的有如此隐蔽的通道的话,我们求之不得。”

  “现在就出发么?”向着段青所在的方向瞟了一眼,玛姬·莎拉卡声音低沉地问道:“我本人倒是没有任何问题,但就怕两位尊贵的客人——”

  她的话音停在了半空中,那半带奇异之色的目光也随之转移到了另一道身影上,一直从未出声说话的芙拉面对这道审视目光似乎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那显露在兜帽阴影之下的金色双瞳此时也只是静静地盯着段青:“——咳咳,我的同伴没有任何问题。”

  “那就好,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捻了捻自己的手指,女服务生以一个轻巧的腾跃从座椅上翻了起来,皮鞋与地面的规律碰撞很快也随着她的脚步而延伸到了这间房间的角落,地砖磨动的声音也很快从一阵咔哒作响的机械运转声中传出:“不要掉队哟。”

  “这座城市的地下世界,似乎没有被完全开发呢。”

  跟着对方鱼跃的动作消失在了长长的通道内,经过了一阵坠落的段青随后也率先显现在了昏暗的通道底端,他望着潮水的地面与腐朽破败的墙壁,不由自主地皱起了自己的眉头:“我们不可能是第一个来到自由之城地下的人吧?”

  “当然不是,这里的地下宽敞得很。”用手中的魔法灯光照射着四周的景象,指着自己脚下的玛姬一脸肯定地回答道:“自由之城本就是一个生存压力巨大的城市,有很多早就已经走投无路的家伙们自然会将目光放到这个脏污无比的地方,不过即便如此,也没有人可以在这片地下水路中生存长久的时间。”

  “原因也很简单。”

  领走在前方的通路中,转过了一个弯的玛姬指着自己前方隐约传来的水声回答道:“因为这些水路本来就是为了辅助护城河的排水功能而修建的,它们全部通往无尽之海,而一旦潮汐将至,这里也将变成充满海水的世界。”

  “看得出来。”

  感受着自己身后无声空间波动的显现,跟着对方转了一个弯角的段青将照明之下的几株贴在墙上的海草纳入了自己的眼帘:“不过至少这里不像是塔尼亚和扎拉哈城那样的古代遗迹,真是令人感叹啊。”

  “没错,我可不想看到那些自诩‘未来神族后代’的贵族姥爷们再把自己的那些奇怪的陋习带到这里来。”深以为然地点着头,走在前方的玛姬声音中也透露出了几分轻松和笑意:“他们怎么认识世界、怎么跟法师议会打架是他们的事情,我只管我自己好好活下去就好。”

  “哦,是吗?可是你现在成立的商会,人看上去还不少。”段青板着脸继续问道:“是你收留的?还是原本隶属于你那个地下组织的人?”

  “都有吧,虽然我并不是为了照顾他们而重新成立了新的组织。”玛姬这一次的回答又失去了原本的轻松和写意:“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只有依存在更大的集体之下,我这样的人才可以顺利地活下去,仅此而已。”

  “依存?基玛商会不是你建立的吗?”段青疑惑地问道:“你上面的人是谁?帕米尔?还是那个胖子?”

  “是你想象不到的人。”回头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走在前方的女服务员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魔法油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阻止了段青还待继续追问下去的动作,已经停下了脚步的玛姬随后朝着自己所在的头顶斜上方指了指,微弱的光线也随着段青随后靠近过来的视线而显现在那片斜上方的尽头,甚至还有来去匆匆的脚步声从那片白光缝隙中隐约显现:“就是这里。”

  “上面就是黑魔法小屋?”对比着自己手中的冒险者手册,段青望着地图上标记的方位惊讶地说道:“不对啊,这里距离我所知道的那个坐标好像还远得很呢。”

  “地下通路可不是万能的,你真的以为这里的通道可以途经所有你想去的地方?”玛姬的眼神中流出了一丝讥讽:“主干道的朝向几乎都是向东,汇聚了各大城区地下水路的枝干只会沿着斜向往南北延伸,不在这些‘枝干’和‘河道’的区域可是多得很,除非你们愿意自己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挖一条路出来。”

  “那这上面是什么地方?”

  “珈蓝之狱。”

  轻轻地说出了这个名字,声音停顿了片刻的玛姬脸上浮现了一丝冷酷:“准确地说,这里位于珈蓝之狱的背后,翻过一面墙才会到达那个地方,至于那里究竟是哪里……听名字你也应该猜得出来。”

  “伽罗。”

  脑海中浮现出了某位深沉阴险的角色形象,段青无奈地深吸了一口气:“你不会是故意给我出的这个难题吧?”

  “这里只是他的一个别馆,当然——用途你最好不要知道。”玛姬声音低沉地介绍道:“除了满足自己变态的嗜好之外,他不会经常光顾这个地方,所以你就放心上去,然后翻过北面的小墙就是。”

  “穿过这条大街,然后从这一侧的民居上方经过——自由之城的城上守备已经没有原来那么森严了,以你们的本事应该没有问题。”指着段青手上的冒险者地图,玛姬那纤细的手指划出了一条前进的路线:“然后就是这条U字型小巷,你应该很眼熟吧?顺着这条小巷走到尽头,黑魔法小屋就近在眼前了。”

  “顺便一提,现在去拜访沙奈朵的人也不少,因为她的身份现在也不是什么秘密。”将自己的视线连同手指一起缩回,玛姬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所谓的王座候选人排名现在也没有多少意义,毕竟实力的强大与否根本不可能体现在所有掌权者的纸面上,所以……”牛牛小说网

  “如何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与沙奈朵见面——这个问题也只能由我们自己来解决了?”

  “没错。”

  冲着自己抢答出声的对方打了个响指,玛姬那逐渐远离的身影在魔法的灯光摇曳之下不停明灭:“我会继续待在VIP室里为你们打掩护,若是一个小时之后你们还回不来,我也只能当你们放弃了这一次的掩护,继续经营自己的生意了。”

  “其实就是想偷懒吧。”

  恢复了活泼可爱的女服务生声音在耳边渐行渐远,段青不由自主地出声评价道,位于他身后的芙拉却是也打破了自己沉默的模样,说出的内容却是带上了几分警惕的感觉:“整齐的脚步声——上面已经出现了三次。”

  “也就是有巡逻兵,是吧?”撇了撇自己的嘴巴,段青的视线也在不停变幻的那片朦胧白光之下停留了片刻:“看起来像是屋内的灯光,但是玛姬刚才的交待没有说清楚这一点……她是希望我们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么?”

  “需要我出手么?”

  “不不不,咱们还是慢慢来吧。”

  阻止了芙拉跃跃欲试的动作,段青顺着那道朦胧光源所在的位置渐渐靠近了过去,然而还没有等他找到回到地表的出入口,一道刺耳的大喝就率先吓出了他一身的冷汗。

  “什么人!”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牛牛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