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星际靠直播封神 > 第234章:我可以帮你
  时安之前一直以为这记事本是人类刚进入星际时代时留下来的,但完整的看了一遍后发现并非如此。

  夏瑶其实三百年前的人,更确切说,就是三百年前那场人类和变异人族大战的主要人物。

  在战斗开始之前,她曾是当时变异人族的族长。

  那时的变异人族也并非都是赞同打起来的,夏瑶就是不赞成的那一方。

  但到底还是少数服从多数,这场战还是打起来了。

  而就在开战后不久,赞成开战那些人中就有一人站了出来,威胁她让她退位,自己成了变异人族新一任的族长。

  自那以后,变异人族的族长就不再是由血液特殊的人担任了,谁有那个能力谁就可以担任。

  夏瑶也被他们关了起来。

  但夏瑶并没有因此放弃,她努力的想研究出其他能让变异人族恢复正常的办法。

  最终,这个办法还是被她想出来了。

  当看到纸上那个浅浅的印记时,时安瞳孔猛的缩了一下。

  那上面写的正是净化之力!

  在一个完全不存在这个东西的世界里,又出现了除自己之外的另一样,时安心里面也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惧。

  她的眉头紧紧皱起,缓慢的翻看她研究出来的方法。

  其实那方法也简单的很,就是将净化之力融入到营养液中,再给变异人族喝下去,时间久了,自然能让他们体内的发狂因子消失。

  这个方法可操作性很强,按理来说,如果真的用这个方法了,那现在不可能还有变异人族。

  时安越想越不对劲,忽然想到陈东阳那个记事本和夏瑶这个款式差不多,那是不是也能用玉珠看出什么来?

  这么想着,时安马上又碾碎几个玉珠,涂在陈东阳那个记事本上,果然见有字迹显现了出来,只是这个记事本上原本就有写着日记,想看到隐藏的字迹并不容易。

  时安趴在桌子上,眼睛凑的很近,看了半天才完全看明白里面的内容。

  只是看完后,她坐在原地沉默了半天,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件事情。

  这个记事本的第一页曾写着“我做错了一件事”这样的字样,这是她在变异人族那边就看到的。

  当时她刚刚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下意识就以为,陈东阳所说的这件事,指的是和变异人族开战这件事。

  然而完整的看过记事本才发现事实完全相反。

  在两方开战前,夏瑶和陈东阳曾是一对情侣,当时变异人族的身份是没露在明面上的,夏瑶没说,陈东阳也不知道。

  但那时候星盟也是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随着陈东阳身份地位越来越高,也有人揭穿了夏瑶的身份。

  但陈东阳并没有因此抛弃夏瑶,反而和她商量着,怎么去拯救这些人。

  看到这里时安才知道,原来同样有净化之力的不是夏瑶,而是陈东阳。

  他们明明已经想出了办法,但星盟和变异人族那边都不肯,执意要开战。

  陈东阳不理解星盟的做法,夏瑶也不理解族人的做法。

  后来陈东阳终于研究出来了战防两用型机甲,他这才答应上战场,但不是为了打仗,而是为了把融合了净化之力的营养液偷偷给变异人族喝。

  没想到这时候变异人族把夏瑶关起来了,陈东阳也知道了变异人族那边两极分化有多严重,这才决定不再仁慈,将夏瑶救出来后就正式开战了。

  因为有战防两用型机甲的缘故,陈东阳在前期几乎是无敌的,只有他杀别人的份,别人的攻击落到他的身上就如同挠痒痒一般。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星盟很快就会获得胜利。

  可没成想,当时的星盟总指挥却把夏瑶抓起来了,以此来威胁陈东阳,换下战防两用型机甲,并将相关知识永久封存,如果不听,那他们就会杀了夏瑶。

  陈东阳哪里不知道他们是忌惮自己的能力,但他为了夏瑶,还是毅然换上了普通机甲,最终惨死战场。

  夏瑶心灰意冷,到最后也没有把让变异人族恢复的方法告诉星盟,并且告诉她的后代,以后一定要远离变异人族,就当不知道体内血液的事情,永远当一个普通人。m.nnxwcm.comwww.nnxwcm.com

  看完这些,时安一手拿着两本记事本,疲惫的捏了捏眉心。

  她现在的处境可以说是当年这两个老祖宗的翻版了,只是情况还要更复杂一些而已。

  她自己倒是无所谓了,就是怕会连累黎星衍和他的家人。

  思来想去,时安决定给黎星衍发个消息过去,可等字输上去后,她动作顿了顿,又给删掉了。

  “算了,这事儿就我自己解决吧。”

  低低说了一句,时安直接翻身上床睡觉,同时也不往把桌上的东西随手往戒指空间里一丢。

  这么重要的东西,万一被人抓到了把柄就不好了。

  第二天一早,时安洗漱好后去敲了敲斜对面程与时的房门。

  原本程与时是要自己吃好后再给她送饭的,但时安起得早,等他过来早就饿了,就自作主张天天和他一起吃了,程与时倒也没什么意见,还给她多添了两个菜。

  但时安今天看他的脸色并不怎么好,就随口问了句:“谁惹你不高兴这是?还是今天的菜太贵了你心疼钱了?”

  多加这两个菜的钱可是程与时自掏腰包的,基地的饭菜本来就贵,他会心疼钱也是正常。

  程与时听后默默翻了个白眼,碗筷一放就捂着脸靠在了椅子上。

  “不是,跟你没关系,是我们第一军区内部的事儿?”

  时安“哦”了一声,安心吃自己的,并没有继续问下去。

  这下轮到程与时好奇了,“你都不问问什么事儿吗?你不是挺爱管这些闲事的吗?”

  时安淡淡瞥他一眼,“爱管闲事那是之前,现在我有正经工作要做,才懒得问东问西呢。”

  “啧啧啧”

  程与时表示不相信,但他看时安确实没有要问的意思,最后还是自己说了。

  “其实吧,我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秦决前几天去前线查看,被一只高级异兽的精神力攻击了。他没告诉别人,自己私下里治疗了几次,但没好利索,现在他的精神力等级降了半级。”

  时安又“哦”了一声,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程与时屈指敲了敲桌面,“你都不关心一下他的身体吗?”

  这下时安终于嗤笑出声了,“得了吧,你看你自己刚才都没叫他总指挥,说明你都不担心,我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瞎关心个什么劲儿。”

  这话让程与时身子一僵,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竟然直接叫了秦决大名。

  看到程与时沉默了,时安这才轻笑一声,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你脸色不好,并不是在担心秦决,而是他现在等级配不上他的位置了,第一军区有人有人蠢蠢欲动想取而代之了吧?或许不止是第一军区,其他十二个军区再加上决策长,可都盯着呢,对吧?”

  程与时依旧没说话,但他的表情已经是默认了。

  时安吃完最后一口饭,轻轻擦了擦嘴,状作不经意的问道:“那么你呢?”

  “什么?”

  程与时心里猛的一震,脸上有一丝被戳破想法的慌乱,还有一丝想把看破他想法的人杀掉的狠厉。

  时安丝毫不害怕,双腿交叠,双手放在膝盖上,姿态看似随意,但身上却是程与时从未见过的自信和骄傲。

  只听她轻声说:“你的心思别人看不出来我能看出来,如果我说,我能帮你,你愿意接受我的帮助吗?”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牛牛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