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上官婉儿听到伊初月的话,不禁轻笑出声说道:“罢了,咱们也不必再说谁后悔不后悔的话了,既然如今已经走到今日这一步,那便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嗯。”伊初月看着上官婉儿开始煎药,蹲在她身边问道:“你跟和妃娘娘很熟?”

  “不熟。”上官婉儿摇摇头,看着伊初月低声道:“你在宫里,最好不要跟任何人走的过近,虽然说多一个朋友总归是好的,但是这些人都是利益牵扯,知道的多了恐怕对你没有好处。”

  “我明白了。”伊初月本来以为和妃娘娘之所以派人来请自己为上官婉儿解围是因为和上官婉儿的关系不错,结果问过才知道不过是泛泛之交,当下便歇了交好的心思。

  “荣乐公主倒是个不错的人。”话音一顿,上官婉儿又继续说道:“至少胜在真诚,而且还算是个有悟性的。”

  “我听说一开始不是在那里跟你吵了半晌?”

  伊初月听到上官婉儿这么说,不禁有些诧异地说道:“皇上也不是不知道,但是只字未提,很显然是根本不打算罚她。”

  “不罚也好,先前她也是被算计了。”上官婉儿说道这里,立刻又从药箱里摸出一个瓷瓶交给伊初月说道:“回去之后,你跟轻儿把这个药粉做成香包戴在身上,我听荣乐公主说,她是被猫抓伤之后才会变成那个样子。”

  “猫儿?”伊初月微微一愣,随后皱起眉头说道:“你说的猫长什么样子?”m.nnxwcm.com

  “我听荣乐身边的大宫女说好像是个黄色的?”上官婉儿有些迟疑,因为她好像也记不得刚才到底有没有提及猫的颜色了,毕竟当时她的心思都在处理伤口上,所以也没有在意。

  “其实最近我倒是听轻儿说,寢殿附近有只猫儿常常来转悠,轻儿觉得不知道是宫里哪位主子养的,所以也不敢多管。”伊初月若有所思地说道:“不会就是那只猫儿吧?”

  “你倒是不必紧张,我给你的这个药粉是猫最讨厌的气味,对人却有提神醒脑的作用,你和轻儿平日里就戴在身上,另外,让轻儿多注意你身边的人,莫要被猫抓伤了之后再伤了你。”上官婉儿说到这里,不禁还是有些担心地说道:“这样吧,我回去之后多准备些,到时候让人给你送到寢殿去,你让轻儿洒在你寢殿的各个角落,别大意了。”

  “好。”伊初月知道上官婉儿素来谨慎,当下点点头说道:“那就按照你说的办。”

  陈浩然几乎是在接了圣旨之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地牢,结果被顺天府尹一脸迷惘的告知刘小玉不在这里。

  “怎么可能不在这里?”陈浩然瞪着眼睛,怒声道:“皇上当初不就是下令将小玉送到这里来的吗?”

  “是,世子,下官也以为刘神医会被送到这里来,还特地叮嘱下头的人要小心照顾。”顺天府尹和欧阳景当初斩杀了袁成之后推荐给皇上的,因为性格极其刚直,从来不会贪污受贿,所以倒是很得人心。“结果今早突然被慎刑司提走了,而且是皇后的凤令。”

  “慎刑司?”陈浩然心里一惊,立刻转身就往外走,翻身上马还不忘跟自己身边的人说道:“你去告诉上官婉儿,就说让她立刻到慎刑司来救人!”

  好好的人若是进了慎刑司,定然会受伤的,到时候还需要上官婉儿替刘小玉治伤。

  吩咐完下人,陈浩然立刻策马飞奔赶往慎刑司,在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世子,这里是慎刑司,岂能容世子造次?”

  慎刑司的人素来直接听命于皇室,所以很少将其他人放在眼里,所以即便是陈浩然,也并不能擅闯慎刑司。

  “本世子奉皇上口谕特地前来带走刘小玉,你们如此阻拦,该当何罪?”陈浩然冷声道:“若是不让开,休怪本世子不客气!”

  对方听到陈浩然的话,似乎有些犹豫,当下开口道:“世子在此稍后,容通传后再做定夺。”

  陈浩然心急如焚,但是他也很清楚,慎刑司是皇上最为重视的地方,没有正当的理由,他也真的不能太过分了,当下只能同意对方去通传。

  而另一边,上官婉儿已经收到了陈浩然送回来的消息,当下立刻起身说道:“初月,你在这里盯着药,我要离开一会,但是我会尽快在药煎好之前赶回来。”

  “好。”伊初月自然也听到了方才那人带回来的消息,慎刑司是什么地方她很清楚,当下不禁更加担心刘小玉的处境。

  “夏荷。”上官婉儿轻声唤了一声,夏荷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在了上官婉儿身边,一个闪身带着上官婉儿消息在伊初月面前。

  而上官婉儿只不过是让夏荷做个样子,在离开了伊初月的视线范围之后,便立刻带着夏荷进入了空间,直接瞬移到了慎刑司监牢里面。

  慎刑司的甬道黑暗潮湿,血腥味混合着长年累月不见阳光的腐蚀气息扑鼻而来,让人有些反胃。

  “小姐,奴婢去找我。”夏荷要往前走的时候,上官婉儿拉住了她。

  刚才她在屏幕上已经查过了刘小玉所在的刑室,只是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传来,便带着夏荷躲进了空间。

  而那个小太监似乎也很着急,脚步匆匆的往前走去。

  上官婉儿和夏荷悄无声息地跟在小太监身后,看着他打开刑室的门,对着刑架上已经被打的鲜血淋漓的少女说道:“刘小玉,要怪就怪你命不好,非得得罪皇后娘娘,若是下去跟阎王爷说的话,可不要怪我们!”

  刘小玉其实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带到慎刑司来。

  而且这些人似乎一直都避开其他人的,对自己用刑也没有立刻就置于死地,似乎是想从自己口中得到什么消息的。

  但是现在竟然不管不顾的就要杀了自己,很显然是出现了一些不可控的事。牛牛小说网

  难道说……是上官婉儿和陈浩然来救自己了?

  “你以为你说是皇后,我就相信是皇后。”刘小玉的眼睛几乎都被血糊住了,但是想到这里,还是觉得自己要拖延下时间,当下气息微弱地开口问道:“到底是谁派你来杀了我的?若是皇上查出你们假传凤令,你觉得你们活的下去么?”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牛牛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