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着,躺好!”

  墨邺在听到了她这句话之后整个人心潮澎湃,她……这是要做什么?

  抬头看向江羽沐:“小东西,现在还天亮着呢。”刚才他也只不过是想要惩罚一下她而已,没想到平时对那方面不是那么开窍的她居然要求……

  只不过,下一秒他就有些犯难了,他们这个姿势能够成事?

  江羽沐觉得他现在脑袋里真的全是一些废物垃圾,撇了他一眼之后,她说:“趴好。”

  墨邺当真听话地趴好了。

  他感受得到江羽沐在他的身后慢慢靠近。心里是真的很高兴。

  “放平心态,我要给你扎针了。”这话立马让他明白过来她这是要做什么。没想到最后还是自己想多了。

  他轻轻松了一口气,配合着她施针。他只要放松下来,施针也就不那么困难。

  大概十几分钟过去了,她才算是结束了这一切。

  墨邺看着她满脸的汗水,想要动手给她擦的时候被她一声呵斥:“别动。”

  他皮糙肉厚,施针的时候还真的费了她一些力气,她现在是真的不想和他多说一会儿话。

  只见下一秒,他十分贴心地给她递了一张纸巾,江羽沐看了一眼他手上的纸,咽了咽口水。

  现在恐怕是自己真的误会了他才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要做什么。

  看着面前正在自己给自己擦汗的女人,他笑了笑说道:“你以为我刚才这是要做什么?”

  江羽沐瞥了他一眼:“我对于自己的病人还是很负责的。你现在整个后背就跟个刺猬一样的,你当然不能乱动了。”m.nnxwcm.com

  墨邺还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一副“她说得都对”。

  现在她就是自己心尖上的宝贝,要是让她生气了,她会不会以后都不理自己了?

  他相信,她一定能够做得到。

  今天他们也没有回暮云别墅,墨邺让这里的佣人将之前属于他自己的房间重新布置了一下。

  晚上,两个人同躺在沙发上的时候,他说:“沐沐,你对我的感觉怎么样?”

  可是她并没有回答自己,他转头看了一眼旁边这个已经睡着了的女人。

  觉得女人就是在怀孕了的时候就爱睡觉,所以一时间也很快适应了她刚才没有听到自己说了什么的事实。

  他轻轻地将她搂抱在怀里,在“熟睡”的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他没有发现的是,在他吻她的时候,江羽沐的眼睫毛动了动。

  她忽然睁开眼睛,江羽沐自认为自己从来都是一个二话不说的女人,有一说一,更不想和墨邺演什么伦理剧。

  其实,就在刚才男人开口说话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过来,只不过他忽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要怎么样面对他罢了。

  墨邺没想到她居然醒了,他有些抱歉地说道:“睡吧,乖。”

  说着,他就要闭上眼睛。

  江羽沐伸手拉住他前面的睡衣。

  “你不是想知道自己在我的心里是怎么样的吗?”这个时候就要睡觉,还真不是他呢。

  不知道该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两个人相互看着对方,最后还是江羽沐起身将房间里面的灯给打开。

  站在床头看着此时正侧身躺在床上的男人,挑了挑眉。

  墨邺看她突然这么认真的态度,他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墨邺,我现在问你,你只管回答就行了。”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就很模糊,如果之前母亲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而且最后还是被他的人给救了会来。

  他一个冰帝组织首领能够在她的身上花费这么多时间,他用在她身上的感情,江羽沐不是一个木头人,她也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这个意识,她早就已经知道了。

  墨邺:“沐沐,你问吧。”

  “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很在乎我对吗?”

  她没有直接问他对自己的感情,因为这样的问题她害怕得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

  江羽沐脸上带着看起来很轻松的笑容,墨邺却不是这样了。

  他直接来到她的面前,两根手指就这么抬起她的下巴。

  破使她抬头看着他,这个时候她也不怕他,准确地来说她从来都没有害怕过这个男人。

  他让她看他,她就看着。

  墨邺:“我们生活了快要一年了,沐沐,我对你怎么样?你还是想要离开这里吗?离开我还有我们两个人的孩子吗?”牛牛小说网

  他伸手抚摸着她的小腹,墨邺深情地说道:“没有遇到你之前我以为自己不配拥有爱情,因为我的心里一直都装得下对墨家满满的仇恨了。对于我来说,母亲一直都是我一个人的全部。”

  “但是,在遇到你之后,这一切就全部都变了。我不敢说对你一见钟情,那也是我们两个人相处了那么久,就算是什么阿猫阿狗都相处出了感情。我可以这么说,我看上你了,你呢?”

  最后几个字让江羽沐心微微一颤,这个男人。他表个白都要搞得霸王硬上弓一样的。

  不过,这个有些简单的他,她更加地爱了。

  “我看上了你”或许不是这世界上最浪漫的情话,但是这几个字它们承载的是满满的幸福。

  不过在想到他的身份的时候,江羽沐脸上有些犹豫。

  墨邺在看到她这样子之后,整颗心就好像被扔进了冰窖一样地冰冷。

  她……会拒绝自己吗?

  江羽沐看到了他眼底的落寞,他转身的同时,说道:“算了,你不需要回答了。”他会让她爱上自己的,如果她做不到的话,那么他会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一辈子。

  下一秒,他的手臂被女人给抓住。他只听到她说:“墨邺,我发现你这个人很不愿意听别人说话呢?”

  墨邺一下子转身看着她,脸上从审视瞬间变成了惊喜。她……吻他了。

  江羽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床上,他站在地板上。

  平时只到达自己肩膀的小东西这个时候正低着头吻自己。

  而墨邺这个时候就好像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毛头小子一般呆愣愣地站着。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牛牛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