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诸神请安分 > 第七十章 结束
  “好机会!”感觉自身的束缚一松,叶九州双眼神光大放。

  他早就在等这一刻了!

  此时,他的心中忍不住想要狂笑。

  哥哥我棋高一着啊!让你手欠!让你手欠!

  老老实实拿着东西走人,那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我还真的拿你没什么办法,再不甘也只能咬着手帕看着你跑路。

  但是,你偏要玩这一招……

  怎么样?“皇帝”三分之一的权柄不好受吧!

  同时,他的心中也有些可惜。

  这小子也太谨慎了,对李天煜下的暗手应该是和自身几乎断绝了联系,几近独立的精神。

  哪怕被摧毁了,也影响不到他。

  如果不是他这份权柄性质特殊,能够一定程度溯本归源,否则甚至伤不到他。

  否则,如果是仍然保留着联系的话,这一下应该会当场暴毙的才对。

  可惜……

  不过,可惜归可惜,他下手却是丝毫不满。

  在没有了核心压制精神力的当下,他开始全力动用起自己的精神力。

  璀璨的银色在双眼涌动。

  无形的精神力凝聚成一条细长的丝线。

  然后,宛如灵蛇一般套在了斯贝德手中的项链上面。

  然后,一把扯过!

  在斯贝德身体彻底回到现世之前,将这一份战利品拿到了手上。

  叶九州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喜悦,放声大笑。

  心中的郁结与愤怒一扫而空。

  但是,没等他高兴的太久,四周,异空间的崩溃似乎也到了最后的程度。

  他看着几近完全消散的迷雾,怪叫着回头跑去。

  他要去确认一下李天煜和严世光有没有安全离开。

  很快,他看到了有些楞然的李天煜,还有神智依旧不太清醒的严世光。

  “叶九州?现在……”

  “叶先生,东西……”

  “都别废话了,有什么事出去再说!“叶九州急促的说道。

  “不想被留在完全崩毁的异空间,最终化作虚无的话,就紧跟着我!“

  这句话是专门对李天煜说的。

  随后,在一阵快速的挑选之后,叶九州断然的朝着一条空间裂缝走去。

  李天煜紧跟其后。

  下一秒,伴随着一阵基于让人作呕的空间变换后,他眼前的景色蓦然一变。

  青草地鲜甜涌入鼻中。

  耳边隐隐传来了汽车的鸣笛声。

  他,回来了。

  下一刻,陷入超负荷疲惫的身体彻底的放松下来。

  意识,陷入了黑暗。

  他睡着了。

  而在另一头,在一个小巷内,一个人突兀的摔倒在地。

  “喂!你没事吧!“在他面前,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社畜面色大惊。

  这是谁?他为什么在这?这可咋整啊!

  “我告诉你啊!这里可是有摄像头的昂!我连碰都没碰到你!你可别想讹我!这一套我早八百年前就用过了,早几年你遇到我,说不定咱俩还可以互称一句同行……“社畜厉声喝道,一边飞快后退。

  这么大一个人突然就趴自己面前然后无声无息了,换谁谁不怕啊!

  而且这个人身下似乎还流着血的样子。

  很快,社畜看着这个男人还没有半点动作,心中在惊慌之下,直接返身跑路。

  本来就是没几个人走到偏僻巷子,这样一搞,更是让想抄近路的人尽皆畏之如虎。

  唯有一两辆骑手穿戴鲜艳的电动车依旧呼啸而过。

  “我管他有没死人!我这单要是迟到了,我就要死了!“面对其他人的告诫,骑手不耐烦的如此回道。

  不过,好在有好心人远远的看着这边,小心的报了个医。

  “喂,救护车吗,这里有人好像……”

  不知过了多久,这具“尸体“竟然自己爬了起来。

  满脸鲜血,宛如厉鬼。

  让一些想要看热闹的人直接吓破了胆跑了。

  唯有一群胆大的好事者依旧拿着手机在录像。

  这个人似乎也没有别的想法,也不管地面的肮脏,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有去让别人不要拍照。

  他抹了一把脸。

  看着满手的鲜血,陷入了沉思。

  他呢喃自语:“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男孩,他是怎么毁掉他那道精神的?

  明明精神力不算特别出众,也没有特殊的天赋,他也确认过他身上没有什么针对精神的炼金武器。

  竟然让那道分神连给他传递关键信息的机会都没有。

  留在那男孩身上的所有东西,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彻底清除。

  何等霸道的精神力!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更重要的是,他明明已经在最后下达命令后就断绝了那边的联系,为什么依然有着那么强的力量牵连到他。

  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靠着凹凸不平的砖墙,看着天空陷入了呆滞状态。

  好一会儿,他才若有若无的笑了笑。

  “看样子,是我低估了这个男孩了。”他说道。

  他的身上,有着他所未曾察觉到的秘密。

  “是我坐井观天了……”他晒然道。

  啊,这一次我是真的开始期待起来了。

  李天煜……对吧?

  真是期待我们的下一次见面啊……

  高州分部内,看着眼前堆积如山,哪怕他加班加点,两天睡眠不到四个小时的工作,依旧未曾看到减少的工作。

  分部真正的一把手,咱们的林烨副部长感觉自己的发际线又要保不住了。

  没几根了啊……

  他不由泪流满面。

  “部长,这里是总部最新下达的……”很快,又有人捧着一沓厚厚的资料走了进来。

  “是副部长!”林烨习惯性的纠正了一句,然后就看着那再加班一周也完成不了的工作,陷入了沉思。

  果然,我还是申请换个岗位吧。

  这样下去不只是头上的几根毛保不住,我怕不是要过劳死……

  但是,很快,内心那满盈的责任心却是让他无奈的打消了这个想法。

  “真是贱!”他自嘲的笑了笑。

  然后,用一种让人心疼的熟练,拿过了一份文件,仔细的阅读了起来。

  但是,埋头不久,他感觉到一大股阴影降临。

  “怎么?工作都做完了?不用干活了?偷懒可没工资拿的。”林烨头也不抬的说道。

  在他面前,分部的一群骨干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每次都这么说,但是,真到了发工资的时候,他们可都没见过自己的工资会少过。

  不增加就算是不错了。

  谁都不会想到,一向做事循规蹈矩,性格温和的林烨,唯独在这方面异常的坚决。

  每次跟总部那边要发放的工资的时候,他永远都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用最坚决的语气,帮属下争取最符合他们劳动所得的薪资。

  甚至忘记为了自己多要一份……

  好一会儿,眼前的阴影还是没有散去,让光线受到阻碍的林烨不由托了托眼镜。

  这群兔崽子,是真的想上天了?

  然而,当他抬头的时候,却是愣住了。

  因为,眼前堆积如山的文件正在被他们一人一份,一双手一双手的分走。

  “你们这是……”林烨下意识问道。

  “部长,你也很久没回家了吧?“

  “现在工作那么重,哪有时间……”

  林烨的家就在高州,不过因为分部在远郊的缘故,隔着差不多三十公里,平时倒也罢了。

  但是,最近工作忙成这样,他基本上都是在办公室打地铺的。

  “工作虽然重要,但是家庭也一样。“

  “是啊,前几天我见到嫂子,嫂子还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家……”

  “我儿子在学校跟我说,小航几次跟他说想爸爸了……“

  林烨的嘴嗫嚅了一下,但是,最终只是有些黯然的低下了头。

  在超保局,他是最值得信任的领导、管理者,优秀的副部长。

  但是,在家里,他却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繁杂的公务让他陪伴家人的时间太少了……

  “所以你赶紧回去吧。“有人挥了挥手,似乎是嫌弃。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分部的部长抛妻弃子,名声都要臭了,那就更没人愿意分来咱们这了……”

  “是啊是啊!部长,其实你也没你想象的那么重要,这些工作我们也不是不能干……“

  然后,没等林烨开口,负责休假管理的骨干就已经麻利的在一张休假表上盖了章,然后丢给林烨。

  “这里是二十天的假期,赶紧的拿着它走人,没到时间不要回来!“

  “没错,不到二十天,我们不会让你进门的!“

  “走走走,麻利的走……“

  看着眼前同事们脸上的嫌弃,林烨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好一会儿,他才取下眼镜,叹息道:“是副部长啊!你们倒是给我注意一点啊……”

  你们这群……混蛋……

  “行吧,我走了!放心,不到二十天我肯定不回来,回来我就是狗!”林烨也是发了狠了。

  他快速的将自己的东西收好,拿上包,在其他人殷切的注视下准备跑路。

  最后,他停了停。

  “对了,还有一件事没做……”他嘀咕了一声。

  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最顶端的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

  “喂?林烨?又有什么事,我不是说了,大事小事,你自己决定就行了嘛?”牛牛小说网

  “部长。”林烨低声说道。

  “之后二十天,我就要正式休假了。”

  “休假?你?哦,是那些家伙搞的吧,不然你肯定不会主动休假。”那边的夏游也是有些意外。

  对于自己这位“副手”,他还是很了解的。

  “早该休息了,世界不是没了你就不会转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部长负起责任来啊……”林烨叹息道。

  夏游立刻哑火了。

  装聋作哑,不说话。

  一副你们对一个社恐晚期的孩子要求是不是太高了的样子。

  林烨再度叹息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算了,我打电话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这个……异空间事件已经结束了。“

  “嗯。“夏游仿佛打起了一点精神。

  “除了一员逃脱,下落未知外,其余人或死或被捕,近期会被妥善的分配,该教育的教育,该送‘天牢’的送‘天牢’……”

  “还有,就在刚才,接到消息,叶先生他们也出来了。“

  “怎么样?“夏游仿佛只是随口问一句。

  但是不知怎么的,林烨就已经想象到了夏游一脸的紧张,却又硬装成不在乎的模样。

  呵,还真是一个不坦率的人。

  林烨微微一笑。

  “老严精神上受到了一点冲击,好好休息两天,观察一下就没有大事了,叶先生也完好无损,而且似乎拿到了成型的核心……”

  “哦,这样啊……”夏游看似冷淡的回答,却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只不过,另外一位……“

  “嗯?“夏游愣住了。

  随即,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身体从床上弹了起来。

  “那个叫李什么的小子……他怎么了?“

  妈耶,怎么忘记还有这个小祖宗的存在了!

  如果这小子在他的辖区出了什么事……

  叶九州!你个王八蛋,老子就不应该信了你的邪!

  “据检查结果显示,应该是过度疲惫,需要休息两天……”

  夏游这才瘫倒在床上。

  “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喘气啊!”他愤怒的质问。

  他刚才差点都准备收拾包袱跑路了。

  愤怒的挂断了电话,并且将他拉黑,夏游继续开始了自己的自闭模式。

  听到挂断的提示音,林烨不由哑然。

  他话还没说完……

  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很快,他的脸上挂起了温柔的笑容。m.nnxwcm.com

  “老婆,对,我今晚回家吃饭,工作?去TMD工作!明天咱们带儿子去水族馆……”

  另一头,夏游舒服的躺在床上,吃着薯片,一旁放着快乐谁,看着最新的动漫。

  完全没有发现,他的房门正一寸一寸的被拉开……

  “咔嚓。”夏游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满嘴的薯片残渣。

  再次伸手,在袋子里掏了掏。

  “嗯?”他困惑的扭头。

  袋子呢?

  结果,这一看险些将他吓死。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下了床,惊声叫道:“你怎么在这里!”

  叶九州拿着薯片袋,满脸冷笑。

  这正是林烨想要告诉夏游的。

  叶九州正气势汹汹的往他那边去……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叶九州轻抛着薯片袋,似笑非笑。

  夏游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干笑道:“不是……你啥时候来的,怎么都没个声音……“

  “因为我特意用精神力屏蔽了自己的存在啊。“

  “不是,都这么熟了,搞这一套……”

  来者不善啊!

  果然,叶九州冷漠的看了夏游一眼,然后直接仰起头,将薯片全部倒入自己嘴里。

  “喂!那是我的!”夏游怒了。

  结果叶九州一甩空的袋子,竟然直接掐住了夏游的脖子。

  他含糊不清的怒吼道:“你还有脸说!”

  “冷静!冷静!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别动手!”夏游奋力地挣扎着,发出尖叫声。

  尽管位阶是“圣徒”,但是,论及身体素质,他和叶九州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两只弱鸡互啄。

  “哥哥我在异空间打生打死,差点阴沟里翻船,你却安逸的躲在房间里地大床上吃薯片喝快乐水看番……”叶九州发出了悲愤的呐喊。

  “你还有没有人性啊!”叶九州震声道。

  啊!这么说来我好像是有点过分……

  待会!

  “那我还能干嘛?”夏游反应过来了。

  “我又进不去异空间!”

  “那也不是你就躺在这里的理由……”

  “其他的事情有林烨负责……”

  “混蛋!“

  “狗东西!”

  两个人在地上拳脚交加,从床头打到床尾,左面打到右面。

  期间,夏游的造物,名为“阿尔托莉雅”的金发少女在房间外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

  然后默默的帮他们关上了房门。

  打了不知多久,两人才力竭着躺倒在地上,大口喘息。

  一个现任的“圣徒”,诸夏四大分部之一的分部长。

  一位也是曾经的“圣徒”。

  两人却用这么儿戏的方法打闹着……

  “好了,休战吧,没力了。”夏游无力的说道。

  “行,先存档。”叶九州也是喘息道。

  两人看着天花板,静静的躺了一会儿。

  “感觉怎么样?”夏游没头没脑的问道。

  “和以前一样。”叶九州答道。

  “核心什么情况?”

  “初步判断是针对精神防御方面的炼金武器,具体效果还需要试用一下才知道。”

  “上交吗?”

  “拉倒吧!”叶九州翻了个白眼。

  “为了这东西,我可都差点翻了船,还指望着我上交?搞笑呢?”

  “随你。”夏游也是无所谓。

  尽管异空间直接形成的炼金武器很是珍贵,但是,他们毕竟是诸夏。

  家大业大的,没理由也没道理惦记着这么点东西。

  “自己留着用?你需要这种东西?”

  “给天煜吧,我留着也没大用,毕竟这东西能到手,他也有功劳……”叶九州沉默了一下说道。

  这其实是他心中的一个疑惑。

  他本以为是自己给予的那部分权能保护了李天煜。

  但是,就在不久前,他清晰的从李天煜身上感受到了那股气息。

  权柄还在!没被激活!

  那他到底是怎么摆脱的控制,又是怎么让那家伙受的伤?

  自导自演?不可能,没必要,那也做不得假,至少不可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耍这种花枪。

  所以,到底……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牛牛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