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 都市小说 >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 > 第532章 你有多恨我
    第532章  你有多恨我

    相较于他的冷漠和指责,墨雪舞反而平静了下来,甚至笑了笑:“我没有放弃你,只是换一种方式继续守着你,我不会放弃你的。”

    北堂苍云一怔,跟着越发冷笑:“换一种方式?你跑到天涯海角,连我的影子都看不到了,还怎么守着我?”

    “我的人看不到你,我的心看得到啊。”墨雪舞轻轻咬唇,唇角那丝笑容变得苦涩,“你刚才问我还有没有心,还用回答吗?我的心在你那里,不管你走到哪里,我的心都跟你在一起,那就是我在守着你。”

    北堂苍云从来不是个喜欢听甜言蜜语的,但他必须承认,这天要是这么聊下去,估计用不了几句他就缴械投降,又被墨雪舞轻而易举蒙混过关了,该解决的问题还是没解决,所以这样不行!

    狠狠地咬了咬牙,他的目光反而更冷锐:“别说的这么动听,我不吃这一套!你总该记得我说过,如果终究不能在一起,借口或许有千万个,但唯一的理由就是爱的不够!你会那么轻易舍我而去,所有的一切都是借口,唯一的理由就是你爱我爱得不够,否则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留在我身边!”

    墨雪舞静静地看了他片刻,然后就笑了起来,笑容好像很正常,却有一种看一眼就忍不住心碎的感觉。北堂苍云的心不由颤了颤,差点就忍不住那股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接着就听到墨雪舞开口:“爱得不够,我对你爱得不够?如果你是这样想的,我无话可说,给我一顿鞭子,打死我算了。”

    她突然一把掀开被子,没等北堂苍云反应过来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起身站在了地上,目光苍苍凉凉:“打吧,尽量避开要害,可以多打我几下,比较解恨。”

    北堂苍云根本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一个阻止不及,她居然就已未着寸缕,姣好的身躯散发着象牙般圣洁的光泽,仿佛一件毫无瑕疵的艺术品,即便激起了一个正常的男子该有的情欲,那种情欲也是洁净的,没有丝毫污秽!

    北堂苍云知道墨雪舞在跟他赌气,当然为她如此不爱惜自己而更加气恼,不由呼的站了起来:“小舞!你……”

    墨雪舞居然在微笑,两手垂在身侧,静静地看着他:“打吧,打死无怨。不过挺可惜的,嫁给你那么久,竟然一直到死,都没有尝过你的味道。下辈子看看有没有机会——啊,还是算了吧,不跟你约定来世了。这辈子守着我这么一个怪物,你挺累的,祸害你一世就够了,下一世我再去祸害祸害别人,对你比较公平。”

    北堂苍云的身躯泛起了一阵几乎不可遏止的颤抖,闭了闭眼,他虚空一抓,一件衣服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狠狠地披在了墨雪舞身上:“你……”

    墨雪舞又笑了笑,反倒比刚才更加平静,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是因为痛得太狠,反而麻木了:“哇,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吧?我都脱光了,竟然对你一点吸引力都没有?难怪成亲那么久,你死活不肯和我同床共枕。罢了罢了,算我太为难你,那你这么打吧,也能打死,不是非得脱光。”

    北堂苍云突然笑了,那种笑不是发自内心的愉悦,而是一种怒到极点、也恨到极点之后的气急反笑,带着一种嗜血的冷酷,令人不寒而栗!他突然握住墨雪舞的双肩,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好,是你逼我的!我就让你看看,你对我到底有没有吸引力!”

    他突然一个用力,狠狠地把墨雪舞压在了床上,不由分说吻向了她的唇。

    他吻的很用力,仿佛要把墨雪舞吃进肚子里,根本没有丝毫爱恋,甚至半点情欲都没有,就是一种惩罚,或者说就是刑罚,目的就是为了让墨雪舞疼!

    事实上他成功了,墨雪舞只觉得双唇被他咬得生疼,不多时,嘴里就泛起了浓烈的血腥味。北堂苍云根本不在乎,一边重重地咬着她的唇,一只手更是沿着她的身躯游走,毫不犹豫地探向了她从未被人探索过的神秘花园。

    墨雪舞的心很痛,但她并不挣扎,任由北堂苍云为所欲为。她就是想看看,北堂苍云到底有多恨他,是不是真的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占了她。如果是,他们之间恐怕就真的走到万劫不复的境地了。当然,那样也挺好的,不用她再做什么,他们之间就彻底结束了。

    北堂苍云仍然在进攻,不过就在他的手快要探入墨雪舞的秘密花园中时,他却突然一声痛呼,猛的抬起了头!墨雪舞毫不意外地发现,他的眉心有团火猛的烧了一下!她就知道,这场鱼水之欢不可能继续进行。

    然而北堂苍云却似乎没打算停止,眉心的剧痛是让他几乎疯狂,却压不住此刻的心痛,所以仅仅是顿了一顿之后,他三两把扯掉了刚才裹在墨雪舞身上的衣服。可就在他要进一步攻城掠地时,原本不打算反抗的墨雪舞却突然发现他的眼里泛起了赤红的光芒:邪性要发作了,这不行!

    他们两人之间怎么闹别扭闹矛盾,那是他们自己的事,绝对不能伤害无辜!步天等人才被她伤得那么重,万一再被北堂苍云伤到,他们夫妻才真是万死难赎!

    一念及此,墨雪舞才开始后悔刚才的任性。虽然北堂苍云那些话是挺让她伤心,但她不该忘了,北堂苍云也是受不得太大的刺激的。用潇绝情的话说,就不能服个软吗?又不丢人!

    当然现在说这些都迟了,墨雪舞来不及细想,立刻一把抓住北堂苍云的肩头:“苍云你冷静一点!”

    这是一句废话,北堂苍云如果能冷静,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天底下还有谁比他更不希望伤到墨雪舞吗?这句话甚至还未完全说出口,北堂苍云便重新狠的吻住了她的唇,开始脱着自己的衣服。

    也幸亏他必须腾出手来宽衣解带,暂时顾不上钳制墨雪舞。眼看着他眼里的赤红色越来越浓烈,墨雪舞一咬牙,突然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块手绢,狠狠捂在了北堂苍云的口鼻上!

    北堂苍云本能地挣扎了几下,然后动作一停,紧跟着失去了意识!

    手绢上有墨雪舞研制的烈性麻药,三秒钟之内就能让人昏死过去,哪怕是步天这样的高手,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也绝对一招见效。

    她这样做固然是为了自保,也是想着万一北堂苍云邪性发作,说不定就可以将其制住,不用每次都等步天来把他打昏了,却没想到果然派上了用场。看来这一招好用,那得多做一些,以后他们夫妻不管谁邪性发作,都可以尽量避免伤害无辜。

    喘息了几下,墨雪舞才轻轻把北堂苍云推在一旁,起身迅速穿好了衣服,接着拿毛巾蘸了冷水,给北堂苍云擦了擦脸,这麻药的药性虽然猛烈,但只要拿冷水一激,很快就会醒过来,绝对不会伤身,否则她也不敢给北堂苍云用。

    果然,不大一会儿,北堂苍云就慢慢睁开了眼睛。一开始他的目光多少有些茫然,不过当看到墨雪舞那张带着关切的脸,刚才的记忆便基本上回归,他不由皱了皱眉:“你给我下药?”

    其实刚才他的眼睛里虽然泛起了赤红色,却还没有失控,更不曾邪性发作,记忆并没有受到影响,眼里的红色多半是因为龙在天给他下的那道禁制。

    墨雪舞咬着唇点了点头,跟着叹了口气:“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刚才你眼睛那么红,我担心你……”

    邪性发作?

    北堂苍云又皱了皱眉,慢慢坐了起来。不可否认,他此刻的神情还算平静,只不过目光还是那么幽冷尖锐。

    墨雪舞当然不放心,看到他有些摇摇晃晃,忙一把扶住了他的胳膊:“你觉得怎么样?药性有点猛……”

    北堂苍云却一甩手,把她甩在了一旁,语气冷淡得不得了:“死不了。”

    他站了起来,直接往门口走去。

    两人之间的结不但没有解开,恐怕系得更紧了,就这样走了算怎么回事?还是那句话,是死是活总得有句话吧?要么就重修旧好,要么就一拍两散伙,这既不和好又不分手,磨死人拉倒吗?

    所以她立刻抢上两步拦在北堂苍云面前,神情有些凝重:“苍云,你别这样,既然已经决定好好谈谈,我们就必须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你是不是又想像我离开之前一样,整天视我如无物?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找我回来意义何在?目的何在?”

    北堂苍云很给她面子,至少停住了脚步,只是神情语气都淡淡的:“我以为找你回来,你就会明白我对你的心。可是现在我知道了,原来是我自作多情。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我不应该找你回来,还不如让你去祸害别人,你应该比跟我在一起要开心快乐。”

    墨雪舞的心尖锐地痛了一下,只痛了一下,却让她浑身颤抖,有一种即将死过去的感觉。大概是因为痛得太过强烈,她反而比刚才更麻木,只是浅浅地笑了笑:“也就是说,我现在要走的话,你不但不会阻拦,也不会再去找我,我也不会耽误你突破九阶了,是吧?”

    北堂苍云看着她,表情是没有什么变化,可双手早已握成了拳,并且剧烈地颤抖着。有那么一个瞬间,墨雪舞毫不怀疑他的拳会直接挥到她的脸上,把她打飞算了!

    然后,她就看到北堂苍云笑了笑:“是的。”

    墨雪舞本来以为这两个字像两把刀,扎在她的心上会让她痛得生不如死,可奇怪的是,她居然不痛,胸腔那个本来应该放心的地方空荡荡的,这两个字扎进去就像扎在了虚空一样,所以她就笑得更加开心:“那就好。既然这样,你可以走了,我马上收拾一下东西。记得告诉鬼鹰,这是你允许了的,让他不要拦我。我这次走了之后,咱们恩断情绝,此生不复相见,你若是个男人,就真的别再来找我……”

    啪!

    一个重重的巴掌瞬间落在了她的脸上,将毫无防备的她打得直接飞扑出去,重重地趴在了桌子上。虽然因为下意识地躲开,并没有把茶壶茶杯什么的撞到地上,却仍然震得一阵叮当乱响,脑中更是一阵轰鸣。等意识渐渐恢复,她就看到桌面上有了一滩殷红的血,并且还在顺着她的下巴不停地滴落着。

    可是墨雪舞这几句话并不十分过分,甚至没有什么脏话,北堂苍云就是忍不住,这一巴掌就那么毫不犹豫地甩了出去。

    真要说起来,反而是北堂苍云刚才那几句“我不应该找你回来”更能伤害墨雪舞。

    但是上天作证,北堂苍云真没想把局面弄成这个样子。刚才来的时候,他是打算跟墨雪舞好好谈一谈的,彼此之间解开心结,让墨雪舞知道,无论怎样他不会放手,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和墨雪舞一起承担,让她安心留在他身边,享受他的呵护就行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一巴掌甩出去,是不是就把两人之间的情分彻底打断了?

    慢慢直起身,墨雪舞抬手擦了擦下巴上的血,却越擦越多,鲜红的血很快顺着她的手流了下来,半边脸更是痛得没了知觉,她反而浅浅地笑着:“不是说好用鞭子的吗?怎么直接用手打上了?原来沧海王也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

    北堂苍云这一下真的很用力,她这一开口,鲜血越发源源不断地往外流着,很快她胸前的衣服也被染得血红一片,看上去触目惊心。

    北堂苍云哆嗦了半天,终究是心疼了,踏上一步要去摸她的脸:“你……”

    “别碰我。”墨雪舞后退三步躲开他的手,继续用手背抹着唇角,笑得还挺开心的,“沧海王,都说打人不打脸,从我们相识到现在,你这是第二次打我的脸了。我就是不懂,你有多恨我!你我之间的情分是不浅,但也架不住你这么挥掌斩情丝!既然你不稀罕,那就让这情丝断了吧。请你出去,别耽误我跟别人开心快乐。”

    北堂苍云的手停在了半空,虽然慢慢握成了拳,可是握得越紧,就颤得越厉害。片刻后,他突然笑了笑,刚才还清亮的声音瞬间变得沙哑,几乎词不成句:“我现在觉得,当初你的惊天剑削断的如果不是我的手指,而是我的脖子,反而比较仁慈。小舞,你够狠,特别狠,狠得很特别。”

    砰,他已经消失,房门重重地关了过来。

    墨雪舞看着自己血红的手,很费解的样子:“我狠?你一点都不觉得你狠?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乌鸦落到猪身上——只看到别人黑?”

    无所谓,走。她墨雪舞福薄,或者说,无论前世今生都注定是被诅咒的,不配拥有真爱。

    简单收拾了个小包袱,她走到门前一把拉开门——

    嗖,鬼鹰现身,咬着唇摇头:“王妃请回。”

    “沧海王答应让我走了。”墨雪舞皱眉,很平静地眨了眨眼,“不信你问他。”

    鬼鹰摇了摇头,不知怎的,目光有些清凉:“王爷走的时候说,请王妃好好休息,没有他的允许,您除了方便,哪里也不能去。”

    墨雪舞淡淡地笑了笑:“我可以分分钟放倒你,但真有点舍不得。让开吧,别为难我,我已经够……惨了。”

    虽然有点自找的意思,可北堂苍云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真的全都是她的错?就算之前是,刚才她是想好好跟他谈一谈的,他不肯,怎么办?

    沧海王一出手,就算掌上不带内力,那也不是她能承受的。北堂凌铮八阶高手,都被打趴下了,何况是她?

    鬼鹰当然知道墨雪舞用毒的本事有多大,可他没有放行的意思:“王妃若真的放倒了我,我没办法,但是……我不让。”

    墨雪舞倚着门框,手动了好几次,就是不忍心真的下毒。鬼鹰对她完全不设防,她再不是东西,也没脸伤害这些热血男儿。否则,她就真的不是东西了。

    鬼鹰就笑了,笑得有些无奈:“王妃,为什么你对别人都那么仁慈,独独对王爷那么狠?”

    墨雪舞的笑容里终于多了一丝苦涩,回答得毫不犹豫:“因为普天之下,我待他与待任何人都不同。世间人何止千千万万,我放在心上的,不就他一个吗?你是沧海王的人,跟他一起经历了赤日国的起起伏伏,他守护墨天云的那些年,秉持的原则不就是‘爱之深、责之切’?你应该懂啊!”

    鬼鹰眼中的温度在回升,语气也变得温和:“这些话,为什么不跟王爷说?他会很高兴。”

    墨雪舞摇了摇头,包袱滑落到了地上:“这些话,不用跟他说,他会懂。他若不懂,说了也没用。”

    鬼鹰想了想,却摇了摇头:“不是的,有些话你觉得王爷会懂,但很可能王爷是当局者迷。话不说不明,理不辩不清,王妃还是……”

    墨雪舞摆了摆手,回到了房中:“我不走就是,你可以放松一点,或者回去休息。我答应你,不会走。”

    鬼鹰有些无语,替她关好了房门,什么也没再说:我信了你的邪。你还跟王爷说不走呢,结果呢?

    看小说就上《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http://www.nnxwcm.com/0_154/242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