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 都市小说 >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 > 第357章 荷塘有秘密
    第357章   荷塘有秘密

    北堂千琅脸上的笑容立刻一凝,毫不犹豫地摇头:“让她趁早死了这条心,不可能的。”

    北堂千影愣了一下:“为什么?皇上可是觉得若烟配不上苍云?”

    北堂千琅摇了摇头:“所有人都知道,苍云这一生一世只要小舞一人为妻,绝对不会再娶别人,这事儿成不了。”

    北堂千影反而笑了起来:“这话我倒是听过,可是皇上,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实属平常,苍云将来若果真成了太子,就是下一任的帝王,后宫之中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妻子?就若烟的身份来说,做苍云的侧妃也够了,还请皇上无论如何玉成这件美事,也算是对若烟死去的父母有个交代。”

    北堂千琅皱了眉头,依然满脸迟疑:“我是很想给若烟找一个好的归宿。可你不知道,苍云从来就不按常理出牌,这事儿恐怕会很难。”

    “很难不等于毫无希望啊!”北堂千影接着开口,“皇上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呢?”

    北堂千琅犹豫了好久,到底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我可以试一试,不过到底能不能成,我不敢给你打包票。”

    北堂千影很高兴,立刻点头:“这我知道。就请皇上尽力能促成这门亲事,我们所有人就都可以放心了。”

    北堂千琅突然又叹了口气:“方才若烟要是不跟小舞说那些话会更好,还不知道有没有惹苍云生气呢。如果苍云生了气,这事儿会比难办更难办的。”

    北堂千影顿时有些担心:“不会吧?”

    “很难说。”北堂千琅实在没有抱什么希望,“总之我会尽力,但是结果如何真的很难说。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父母,我也根本没必要跟苍云开这个口。”

    说实话,北堂千影本来一直觉得这件事情很简单,听到北堂千琅的话,她才发现好像是很棘手。难道司若烟的心愿到底还是得落空吗?早知道刚才就不让她多嘴了。

    当然那是因为她不知道,就算刚才司若烟没有多那些嘴,北堂苍云也是根本不可能答应的。

    午宴之后,众人又四处溜达着,等待着下午的才艺展示。

    毕竟下午还有才艺展示,午宴便简单吃了些家常便饭,晚宴才是重头戏。北堂千琅早已发下话去,到了晚上众人就可以开怀畅饮,一醉方休,不少人表示十分期待。

    墨雪舞一向有午睡的习惯,别人在溜达的功夫,她还忙里偷闲去云羽蝶的寝宫睡了个觉,然后才神采奕奕地回到了雅荷别苑。

    看到她因为睡足了而熠熠生辉的眼睛,北堂苍云就忍不住笑的温柔:“你的头发……”

    “乱?”墨雪舞忙抬起手整理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睡得太沉,一觉醒来看着不早了,我就随便梳了几下。”

    “乱的很美。”北堂苍云微笑着,“让我想起春睡中的海棠。”

    墨雪舞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什么时候说话也像作诗一样了?不过我还蛮喜欢听的。”

    北堂苍云上前,将她鬓边的乱发理了理,笑得更温柔:“我好想吻你。你这眉梢眼角春色无边的,从实招来,方才梦到什么了?”

    墨雪舞侧头看着他,小眼神儿说不出的勾人:“你。”

    北堂苍云动作一顿,笑得抿了唇:“我?梦到我怎样?”

    墨雪舞笑得春色无边:“梦到你吻我。”

    北堂苍云的气息微微凝滞了一下,然后开始乱,乱得很轻,却更难克制,然后他笑得有些危险:“小舞,你要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兽性大发?”

    墨雪舞挑一下眉梢:“试试?”

    北堂苍云微笑着磨牙:“小舞……”

    墨雪舞很不怕死:“怎样?”

    北堂苍云冷笑:“确定想知道?”

    墨雪舞笑眯眯的,看起来像温和无害的小白兔,其实根本就是一只修行千年的老狐狸:“你别凶,我是真有些想看看,你兽性大发是什么样子。不过必须给我一个人看,这里不行。”

    北堂苍云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墨雪舞毫不客气,“你的每一面,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只有我能看。你要是敢给别人看了,我……”

    北堂苍云的眼波刹那间温柔似春水:“你怎样?打?骂?杀?还是……”

    这次换墨雪舞冷笑:“我就走,一辈子你都别想再见……”

    “小舞。”北堂苍云捂住她的嘴,笑得很淡,可是很绝,“有些话,对我不能说,我承受不起。你要走可以,先杀了我,我……”

    “苍云!”扯掉他的手,墨雪舞皱眉,极为不满,“开个玩笑,能不能不要这样?”

    北堂苍云唇线微凝,然后笑了笑:“我不对。走吧,快开始了。”

    他握住墨雪舞的手向前走,却没有拽动她,反倒被她拽了回来,便回头看着她的眼睛:“怎么?”

    墨雪舞吐出一口气:“苍云,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啊。”北堂苍云一脸天下太平,“是我不好,不该动不动就死呀活呀的。别生气,走吧。”

    墨雪舞还未说话,便听到一阵追逐打闹的声音传来,回头一看才发现,司若烟正跟侍女一边打闹一边往这边奔了过来。

    北堂苍云皱了皱眉:“我们去那边……”

    话还没说完,便听司若烟突然一声惊呼,瞬间花容失色:“哎呀糟了!”

    侍女当然吓了一跳,立刻停下所有的动作,满脸紧张:“小姐,怎么了?”

    “我的戒指!”司若烟连连跺脚,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我的戒指刚才飞到荷塘里了!那可是我母亲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我要把它捞出来!”

    她一提裙摆就要往荷塘里跳,侍女吃了一惊,一把抓住了她:“小姐不要啊!奴婢听说这荷塘有一人多深,您又不会水……”

    “我必须把戒指拿回来!”司若烟拼命挣扎着,“那是我母亲留给我唯一的念想,就算死,我也必须拿回来!放开我!”

    便在此时,北堂千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若烟,怎么了?”

    “娘,我的戒指!”司若烟仿佛终于看到了救星,一把抓住了她,“掉到这荷塘里去了,快让人帮我捞出来,我不能没有它呀!”

    北堂千影也吃了一惊:“掉进里面了?快让人下去找啊!”

    说的倒轻巧,这荷塘直径少说有二十米,一枚小小的戒指,谁知道飞出去之后掉在了哪个角落里?何况这荷塘有一人多深,就算绝世高手也不可能永远呆在水下,且水下视线受影响,找寻起来难度绝对不小。再说若是大批人进去一搅和,这片荷塘就算是毁了。荷花盛会还未开始,竟然就碰到了这么扫兴的场面,恐怕谁的心里都不会太舒服吧?

    当然,这还是次要的,关键是下去的人少了,一时半会恐怕很难找到,若是多了,万一踩来踩去再把戒指踩坏了,不更糟糕?

    可谁都知道司若烟对北堂千琅而言是一个多么特殊的存在,今日就算是把这个荷塘彻底毁了,也必须把戒指找出来。

    幸好北堂苍云就在眼前,旁边的侍卫立刻上前禀报:“王爷,我们这就下去寻找吗?”

    北堂苍云还未开口,闻声而来的蓝清韵已经上前两步屈膝施了一礼:“请沧海王恕我冒昧,能否先用水桶把这荷塘里的水舀干?再找戒指应该会更容易一些。”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连连赞叹,都说蓝大小姐果然聪慧无双。虽然荷塘里的水很多,但架不住侍卫多呀,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把水舀干,最起码不用担心被淹死了。

    所以北堂苍云也忍不住浅浅一笑:“蓝大小姐果然聪明,不过不必那么费劲了,我有更好的办法。”

    “你真的有好办法?”司若烟巴不得这戒指是心上人找出来的,早就已经疾奔而来,几乎趴到了北堂苍云脸上,“你一定要帮我把戒指找回来,我会好好报答你的,无论怎么报答都可以,我都愿意!”

    墨雪舞忍不住抚了抚眉心,差点笑出声来:这姑娘也太着急了吧?差点就把以身相许说出来。就算是你看中了苍云,也不用如此迫不及待,何况不是我贬低你,你真入不了苍云的眼。

    北堂千影倒是把北堂苍云当作了自己的女婿,脸上也带着和善亲切的微笑:“是啊,快帮若烟把戒指取出来吧,我也会好好酬谢你的。”

    “皇姑姑客气了。”北堂苍云笑了笑,缓缓抬起了双手,“拿出戒指根本就是举手之劳,不需要什么报答。请退后,交给我就行。”

    北堂千影带着司若烟退后,众人也都自觉让开了些,几乎屏住了呼吸,看着他要如何惊艳世人。当然更多的是好奇:北堂苍云究竟打算如何把一枚小小的戒指从偌大的荷塘面取出来呢?瞧他那架势,根本没打算下水。

    只见北堂苍云双手一圈一划,一层淡金色的光芒骤然从他双手手心之间浮现出来,瞬间笼罩住了整个荷塘,蓝清韵脱口一声惊呼:“龙在九天?”

    龙在九天,北堂苍云无人能比的绝学。当初龙在天教他的时候就说过,这是他压箱底的本事。

    可这个绝学大多数人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行,今日一见,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期盼着接下来见证奇迹的时刻。

    只见那层淡金色的光芒笼罩着整个荷塘,隐隐地流转着,北堂苍云的双手也缓缓地来回挪动着,片刻之后突然猛的把双手往上一抬,跟着一声厉斥:“起!”

    哗啦啦,无数浪花从荷塘中冲天而起,仿佛一股股喷泉,在众人面前展开了一朵朵雪白的浪花,场面蔚为壮观!

    片刻之后,所有的浪花就重新回到了荷塘,众人又忍不住齐声惊呼,因为在他们的面前,一枚戒指静静地悬挂在半空中,仿佛被什么东西吊着,闪烁着温润的光芒!

    “我的戒指!”司若烟兴奋地一声大叫,看着北堂苍云的目光更是充满了爱慕和渴求,“快把戒指给我,多谢沧海王!多谢多谢!”

    北堂苍云也不多话,右手一挥,那枚戒指就缓缓送到了司若烟面前,司若烟一把将戒指抓过来戴在手上,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对着北堂苍云盈盈一拜:“多谢沧海王,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北堂苍云淡淡地笑了笑:“都说了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可这戒指对我真的很重要,它就是我的命啊!”司若烟又往前踏了两步,殷切地说着,“沧海王这等于救了我的命,救命之恩当然应该好好报答!”

    北堂苍云笑了笑,转头才发现墨雪舞正盯着地上的某一点皱眉,便笑容一凝:“小舞,怎么了?”

    “这个。”墨雪舞指了指,“你刚才从荷塘里弄出来的。”

    刚才水花哗啦啦落回去的时候,地上的确多了一些原本在荷塘里的杂物,比如程明奕、瓦片之类。但也有几个人注意到,居然还夹杂着几块骨头。

    北堂苍云低头一看,才发现那居然是三块骨头,形状很奇怪。摸了摸下巴,他也皱眉:“人骨?”

    “你看得出来?”墨雪舞大为钦佩,“果然是沧海王,这样都认识。”

    “我不认识。”北堂苍云很诚实,“只不过我了解你,你不会对鸡鸭鹅狗猫的骨头如此感兴趣,又不是闲得蛋疼。”

    墨雪舞差点笑出声,跟着更加严肃:“不错,这是人骨!”

    众人脱口一声惊呼,各自惊异:荷塘里出现人骨?而且还是御花园的荷塘!这应该不正常!

    北堂苍云一挥手,便有鬼鹰飞奔前去禀告北堂千琅。无论怎样,都绝不可能把一个人埋入荷花池的,这绝对有问题。

    不多时,北堂千琅闻讯而来,神情凝重:“苍云,怎么回事?”

    “还不知道。”北堂苍云摇头,“你好歹是这里的王,你点了头,我才能动。”

    “少来。”北堂千琅哼了一声,“我早就告诉过有人,待你如我。无论你想做什么,都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反正我不同意也不好使。”

    北堂苍云挑唇,回头看着墨雪舞,目光微微闪烁:“小舞?”

    墨雪舞的眼睛异于常人,他早就知道的,当年就是她发现了赤日国皇帝墨远清的尸体。如果荷塘里真的有尸骸,说不定她可以确定准确的方位。

    其实不用他开口,墨雪舞早已启动电子芯片进行检测,很快绕着荷塘走了半圈,指着其中的一个地方:“这里!”

    北堂苍云点头,挥了挥手,便有两名鬼鹰嗖的现身:“王爷!”

    “下去看看,如果摸着骨头之类就扔出来。”北堂苍云吩咐,“一切小心,不要勉强,敢给我受到半点伤害,我一鞭子抽死你!”

    两名鬼鹰忍不住笑出了声,其中一人翻了个白眼:“好歹是关心我们,你就不能说得温柔一点?”

    “我的温柔你没机会见到的,我的鞭子就比较容易见。”北堂苍云皮笑肉不笑,那份回护却让人妒忌,“去吧,小心。”

    两人答应一声,悄无声息地潜入了水中。这荷塘有一人多深,但对于受过严苛训练的鬼鹰来说,打捞骸骨不成问题,隔段时间出来透透气就行了。

    不过众人更感奇怪的是,墨雪舞怎么就确定,即便有尸骸,肯定是在她划定的这片小小的区域里呢?要说她是凶手,当然绝不可能,但若不是她,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看北堂苍云的意思,早就知道墨雪舞有这样的本事,这夫妻俩真是好神秘啊!

    当然先不要急着下结论,万一墨雪舞说的根本就不对呢……

    可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看到什么东西呼的穿过水面飞了出来,瞬间砰落在了地上,竟然是几块骨头!

    众人忍不住一声惊呼,刷的再次后退,荷塘前立刻空了一大片空地出来:天哪!还真的有!此人到底是谁?

    邦啷啷,邦啷啷,声音不断响起,落在地上的骨头也越来越多,已经依稀可以看出,那应该就是人骨!

    砰的一声闷响,一个完整的骷髅头被扔在了地上,说不出的狰狞恐怖!虽然是青天白日,周围还有那么多人,依然有不少胆小者失声尖叫!

    哗啦啦,两名鬼鹰冲天而起,瞬间落在了地上,其中一人上前说道:“王爷,摸不到了,够了吗?”

    北堂苍云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够不够?辛苦了,先歇着,交给小舞。”

    墨雪舞挑了挑眉,挽起袖子,戴上鹿皮手套上前,一脸淡定:“数数就知道了,如果有二百零六块,那就说明够了。”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二百零六块?这么精准吗?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有这种恶趣味,没事就数人的骨头玩?

    卧槽!这也太惊悚了吧?

    墨雪舞旁若无人,先把骷髅头摆正,然后在一堆骨头中间一边取着需要的一边数:“一,二,三,四……”

    众人渐渐感到头皮发麻,甚至连鬼鹰都佩服的五体投地:咱家王妃虽然娇滴滴的弱不禁风,可就这手本事,就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看小说就上《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http://www.nnxwcm.com/0_154/241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