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 都市小说 >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 > 第285章 别来无恙
    第285章   别来无恙

    顿了顿,云羽蝶接着开口:“不过苍云已经决定,把你交给天浮国的使者团,他们会负责带你回国,交给你的父亲。到时候他怎么处置你,就与我无关了,是死是活你只能自求多福。”

    卫祖青愣了一下,眼里终于闪过了一丝恐惧:把他交给他爹,那他还能有好吗?毕竟是因为他才差点给天浮国引来了灭顶之灾,要不是北堂千琅还算仁慈,天浮国这个名字恐怕早就从虞渊大陆上消失了!照他爹那脾气,不直接掐死他才怪!

    “不!”卫祖青用力摇头,“羽蝶,不要把我交给我爹,你杀了我吧!我情愿死在你手里,来世跟你再续前缘!”

    “千万不要!”云羽蝶冷笑了一声,“我跟你这一世无缘,何来前缘之说?我会祈祷生生世世都跟你不要有任何牵扯!来人,把他带出去,交给天浮国使者团!”

    卫祖青还想说什么,墨苍云已没有兴趣再听,直接一指过去封了他所有的穴道,免得他中途逃走,命鬼鹰将他带了下去。

    墨雪舞瞅了墨苍云一眼:“你封他穴道就封吧,干嘛还给他吃了一颗痛痛痒痒丸?”

    这玩意儿听着好玩,其实一点都不好玩。服下去之后,浑身的皮肤就会又痛又痒,痛还好说,关键是痒到了骨髓里,让你忍不住不挠,可是越挠越痒,直到把浑身上下都抓烂了,也丝毫缓解不了那种令人疯狂的刺痒。

    墨苍云却觉得自己太过仁慈,一直摇头叹气:“我也觉得下这样的手太轻了,可娘既然要慈悲为怀,我也不好太过分,就小惩大诫吧。”

    墨雪舞差点从椅子上出溜下去:“他这一路走一路抓,估计还没到天浮国就把自己抓死了,这还叫小惩大诫?”

    “那也是他应该付出的代价!”墨苍云冷笑了一声,“娘不想杀他没关系,让他自己杀死自己也挺有意思的。当然,如果那小子命硬,到了天浮国还能喘气,我跟他的一切就一笔勾销。”

    当然,这种可能性基本上为零。

    云羽蝶皱了皱眉:“我原本是想留他一命,就把他交给保国公处置……”

    “行。”墨苍云毫无诚意地答应,“无论死活,我会让使者团一定把他交给保国公,你就放心吧。”

    自己还满腹心事,再加上卫祖青毕竟做了坏事,如果真的让他毫发无伤,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云羽蝶也就不再开口。

    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想一想,以后应该如何安排。像墨雪舞说的,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安顿下来,从此以后就负责帮小两口带娃娃,好像也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事情。反正凭墨苍云的本事,他们是绝对吃穿不愁的,再不济,劫富济贫也是很容易的嘛!

    夜色渐渐深沉。

    墨雪舞已经先行回房,墨苍云则仍然留在大厅喝茶,不是他故作深沉,而是他虽然不说,但心事比谁都重。

    烛火噗噗地跳动,映照着他的脸,有些明灭不定。不过片刻后,他突然笑了笑:“进来吧。”

    潇绝情嗖的穿窗而入,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的眼睛:还好吗?

    墨苍云点头微笑:“当然好,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应付不了,还有什么资格做你们的王?”

    潇绝情点了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目光却很温暖: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有一层这样的身份。这样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你都是我们的王啊,我不臣服都不行。

    墨苍云既然是北堂千琅的儿子,将来就是朝龙帝国的帝王,对潇绝情来说当然就是王。

    不过墨苍云一听这话就乐了:“怎么的?原先你不知道我还有这么一层身份的时候,你还打算返反来着?”

    潇绝情凝视着他的眼睛,神情极为认真:只要你还是墨苍云,我就永远臣服于你,而且心甘情愿,不需要任何条件。

    同样看着他的眼睛,墨苍云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眼底深处那不曾说出来的担忧:他是怕他成为朝龙帝国的王之后,就只顾着守护他的子民,而将他们放在一边了吗?

    然后墨苍云就笑了,眼睛里的温暖足以让冰山融化:“这你放心,我永远是你们的墨苍云,该护的我一护到底。或者可以说,你们才是我首先要护的,其他的都得靠边站。如果你今天晚上来是为了确定这一点,那么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告诉你,这一趟你根本不需要来。”

    潇绝情微微挑了挑唇角,并不能算是笑,但至少他眼里那习惯性的冰冷的确因为墨苍云的笑容而稍稍融化了一点:我原也知道一定是这样,可总要听你亲口说出来才放心。不过有一点,你很快就不姓墨了。当然,只要你永远是苍云,姓什么不重要

    墨苍云笑了笑,笑容却明显的有些清冷:“不着急,还没那么容易,姓什么我也不在乎。我做这一切,除了替我娘讨回清白和公道以外,最重要的还是那句我已经重复了好几次的话。”

    刚说到这里,潇绝情就替他接了下去:属于你的,允许你不要,别人不能来抢。

    墨苍云点头:“知你如我。所以,我不是一定要做朝龙帝国的太子乃至帝王,但是我可以不要,你不能来抢。你既然做了,就一定得付出代价,而且这代价我保证你付不起。”

    潇绝情一时有些沉默下去,看着烛光下墨苍云那张眉目如画的脸,片刻后,才抬起手轻轻做了几个手势:我公平一点说,其实北堂千琅应该还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你真的决定不再给他任何机会?

    墨苍云慢慢摇了摇头:“背叛过,伤害过,就再也回不到从前。我很想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但是我做不到。绝情,你了解我,我眼里不容沙子。我可以容许别人用很多方法伤害我,但千万不要背叛。凡是我的人,这一辈子只有一次忠于我的机会,一旦背叛,就是个死局,盘不活的。”

    这几句话不知触动了潇绝情心里的什么地方,他眼里掠过了一抹含义不明的光芒。墨苍云不知是没有注意到,还是看到了也假作不知,并不曾追问。

    许久之后潇绝情才挑了挑唇,恢复了表面的正常:再也回不到从前,但是可以重新开始啊。

    墨苍云却只是笑了笑:“人这一辈子,不是经常有重新开始的机会的。”

    潇绝情眨了眨眼,似乎还想说什么,墨苍云却突然目光一闪,含笑开口:“放心,你的担心永远不会成为事实,你永远是我的人。所以回去吧,安心睡个好觉,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过后我再和你畅聊。”

    已经将他刚才目光闪烁的样子收在了眼中,潇绝情向来是个一点就透的聪明人,当然不会死缠烂打,接着就站了起来:那好,我先回去了,你忙你的。

    他很快穿窗而出,不多时就消失在了苍茫的夜色中。

    墨苍云这才吐出一口气,淡然开口:“一别数月,别来无恙?”

    夜色中传来一阵无比魅惑的低笑,然后一个男子温柔,甚至称得上柔媚入骨的声音响起:“你也说了一别数月。怎会无恙?难道你不知道我已经相思成疾了吗?为你相思!”

    话声中人影嗖的出现,还是熟悉的声音,还是熟悉的面具,还是熟悉的眼神,不是秋水长天的总瓢把子步天是谁?

    看到他平安归来,墨苍云眼里是闪烁着一抹欣悦的,面上却没有丝毫动容,依然清淡得仿佛山泉:“早就说过你这份相思定会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你偏不听,怪得谁来?”

    步天又低低地笑了笑,然后毫无预兆地一掌劈了过来!

    墨苍云有些吃惊,却瞬间就看出他这一掌半分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不得不出招迎敌。刚刚交换了几招,他就眉头一皱咬牙切齿:“你的内力怎么又进阶了?这还有没有天理?”

    步天笑得更加得:“我就是这么天赋异禀,你不服?不服来咬我啊!接招!”

    墨苍云是很想咬他,可已经没有那个闲暇,因为步天一掌快过一掌源源不断,狂风骤雨一般向着他直劈而来,每一下都直取他的要害!他毫不怀疑,只要他反应稍慢,就会被直接劈成碎片!

    很快就被逼得连连后退,墨苍云越发咬牙:“还说为我相思成疾,这就是你的相思?不死不休的相思?”

    步天哈哈大笑,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曾减慢:“相思本来就是个不死不休的局,要么你不肯接受我,我痛苦而死,要么你肯跟我在一起,我幸福而死,有什么好奇怪的?”

    墨苍云冷笑:“那你就去死吧!”

    又互相拆了近百招,墨苍云眼里已经闪烁着冰冷的怒意,然后他突然一掌挥出,但见漫天都是掌影,直接步天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然后就听砰的一声巨响,两人的手掌已经对在了一起!

    紧跟着两人便都蹬蹬蹬各自后退,可是步天只后退了三步就稳住了身形,而且气定神闲。墨苍云却连连退出了十几步,才将他这一掌的力道全部化掉,原本白皙的脸颊已经透着明艳的绯红色!

    这一下,高下立判。

    “惊神掌?”步天微笑,语气里含着明显的赞叹,跟着却又哼了一声,很有几分不满,“你的功夫退步了。”

    墨苍云叹了口气,仿佛很是无奈:“近来杂事太多,无法做到心如止水……步天!”

    他突然一声怒吼,因为步天居然趁着他因为说话而一分神的功夫,以比闪电更快的速度急掠而至,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捏住了脉门!

    虽然一招得手,步天却更加不满,面具下的眼睛里甚至射出了一抹冷冽的光芒:“你功夫退步的程度比我想象的还要多,苍云,你怎么可以这样?太让我失望了!”

    半边身子早已发了麻,浑身的内力再也使不出半分,墨苍云反而冷静了下来,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不是我退步的多,是你进步的太快,此消彼长,我在你眼里当然就更不够瞧的了。可我说了没办法,我杂事太多,不像你身在红尘外,不在五行中,可以心无旁骛。”

    虽然隔着面具,墨苍云都能感觉到他紧紧皱着眉头,语气也更加不满:“既然这样,我就更不能把你留在这里了!我也要把你带离红尘外,好让你专心练功,达到顶峰!”

    这几句话似乎就蕴含着更深一层的含义了,墨苍云目光一凝,不动声色地反问:“为什么要让我达到顶峰?我要是达到顶峰了,你可就永远都没有机会得到我了。”

    步天捏着他脉门的手不自觉地微微用了用力,然后哈哈大笑:“你怎么那么天真?就算你达到顶峰,也永远打不过我的!只不过我说过,高手相争要势均力敌才有意思,你总是这样走不上三五招就被我治的服服帖帖的,还有什么乐趣可言?这样我无论跟你斗多久,自己都不会进步呀!我就是想用你的进步来逼自己不断提升,你是个高手,又是个聪明人,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我解释太多吧?”

    墨苍云冷笑:“是不用,可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吗?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你根本就是拿我当你提升功力的工具!”

    步天连连摇头,一脸伤心欲绝:“哎呀苍云,这你可就是冤枉我了!我若是不喜欢你,又怎会费这么多的功夫,浪费这么多时间在你的身上?我用你来逼自己不断提升,同时不也在用我来逼你不断提升吗?不过我允许你拿我当工具,因为我是那么喜欢你,我不在乎你怎么对我,我只要对你好就行了。”

    “我信了你的邪!”墨苍云冷笑,用力挣扎了一下,“放手!”

    “好不容易才抓到你,我怎么舍得放手?”步天不但不放,反而用另一只手一下子把他搂到了怀里,火热的双唇在他的颈间轻轻的厮磨着,“那么久不见,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怎么样也得尝点甜头才行,以慰相思之苦。”

    墨苍云无法挣脱,也躲闪不了,只能扭开了头,唇角居然还能保持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步天,你敢亲一个试试。”

    “试试就试试。”步天笑得见牙不见眼,“你现在就在我手里,我就算亲了你,你又能怎么样?”

    “别逼我。”墨苍云依然淡地笑着,“我本来还挺想你的,你要是再这么逼我……”

    “真的?原来你也想我?”不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出来,步天就惊喜万分地接上,然后痛痛快快地放开了手,“就凭你这句话,我只好先放过你了。你看我是不是很容易满足?只要你能给我这么一句话,甚至只是一个眼神,我都会高兴得好几天睡不着觉,也就不会那么着急想要得到你了。”

    墨苍云轻抚着隐隐作痛的手腕,用下巴点了点椅子:“坐。我有点好奇,你捏住我脉门这一招,到底是什么?明明简单得很,为什么我偏偏每一次都躲不开?我有那么逊吗?”

    潇绝情哈哈大笑:“不用这么自卑,这一招不只是你,如果有人能学会了拿它来对付我,我也是躲不开的。”

    墨苍云倒是有些意外:“真的?”

    “千真万确。”步天认真地点了点头,“这一招我只是一把抓住了你的脉门,看起来再简单不过,但这一抓隐含着九九八十一种变化,可以封死你全部的退路和反击。只不过每一种变化都快到令人来不及眨眼,融合在一起就成了极为厉害的招式,你躲不开简直太正常了。当然,不是这样的招式也治不住你,我也不敢拿来对付你,否则一次失手,下一次就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墨苍云挑了挑唇:“是吗?”

    步天哼了一声:“是不是还用得着问我吗?普天之下谁不知道,相同的招式对沧海王根本是没用的,当然除了极少数例外,比如我用的这一招。”

    墨苍云表示很感兴趣:“那你用的这一招叫什么名字?”

    “锁龙手。”步天笑眯眯地回答,“这一招出手连龙都能锁住,何况是普通的凡人。”

    墨苍云点了点头:“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就平衡多了,还以为我在你这里真的那么没用,每次都只能任你羞辱呢。”

    步天立刻满腔委屈,甚至憋了瘪嘴,声音也变得更加柔媚:“你冤枉我,我什么时候羞辱你了?我那是想你,可是你又不理我,我没办法才这样做的。但凡你能够理一理我,哪怕给我一个眼神,我也不会做得这么绝呀。”

    墨苍云才不理他这些废话,摸着下巴一脸深思:“既然这一招这么厉害,那一定是没有破解之法了?完了,看来除非你肯主动放手,否则我这一辈子都只能任你摆布了,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办?那我不是生不如死吗?还不如趁早死了算了,也省得被你折磨!”

    嘴里说着完了,他却一直看着步天的眼睛,那种眼神叫做有企图。

    所以,步天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你不用拿这样的话来试探我,我本来就想把我会的所有的东西都教给你,可之前你不是一直不肯学吗?”

    墨苍云叹了口气:“我不是不肯学,只不过我得先确定你需要的回报我给得起,否则还不如不学。”

    步天眨了眨眼,突然又温柔的能掐出水来:“放心吧,我想要的你有。”

    看小说就上《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http://www.nnxwcm.com/0_154/241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