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凶案

    墨苍云打个呵欠:“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跟她一样都是女人,就算你想非礼她,也没那个设备和功能。”

    墨雪舞噗的就笑了起来:“这里还有小孩子,不要说这种少儿不宜的话好不好?”

    “我不是小孩子了”。落月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我被人封了记忆,完全不记得过去的事,不知道自己今年到底多大了,但我总觉得你们应该都比我小。”

    听到这样的话,墨苍云不免想起了月未央,眼中掠过一抹淡淡的担忧,面上却神色如常地笑了笑:“落月……”

    “我懂,我完全明白。”落月摇了摇头,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我刚才那句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完全没有任何其他的含义,你又不是冯素蜓,用不着也这么敏感多疑吧?”

    墨苍云笑了笑,笑容变得明朗了些:“说的是,我怎么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这可不像是我,以后得多注意才行。”

    谈谈说说,时候已经不早,落月就起身回到了房间。两人也不多话,洗漱完毕后就上了床,休息好之后明天再继续游玩。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三人起床,收拾好之后下楼来到大堂,想要点一份名满京城的煎饺来解解馋。可是刚刚在凳子上坐定,就听到旁边那张桌子上有个人大声喊道:“怎么还没来呀?我都等了一早上了!”

    接着有人也大喊起来:“就是!我来得更早,一直等到现在!你们是不是故意的?”

    一个圆圆脸的中年男子立刻一溜小跑奔了过来,冲着两人连连拱手:“抱歉抱!让众位久等了!只是不知素蜓一大早跑哪儿去了,内人正在找,很快就会回来的,再请各位再耐心等一等,抱歉抱歉!”

    这中年男子正是客栈的老板段祥宗。他不止脸圆,身体都圆滚滚的,偏偏个子又不算高,整个人就像一颗行走的肉球。大概是因为脸上肥肉太多,两眼都挤成了一条缝,不过里面却折射着精明的光——这倒不奇怪,大凡生意人一般都挺精明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冯素蜓做煎饺的手艺给他带来了丰厚的利润,这位大老板身上穿的衣服看起来虽然不起眼,却基本上是京城绸缎庄里最昂贵的料子,手上戴着那个大大的玉扳指更是质量上乘,价值不菲。

    上下打量了几眼,墨雪舞就收回了目光。难怪众人都伸长了脖子往后厨的方向张望,原来正主儿根本不在……

    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听到一阵嘈杂声伴着一阵嚎啕痛哭从后面传来:“来人啊!救命啊!杀人了!妹妹,你死的好惨啊!”

    “是内人!”段祥宗一下子变了脸色,拔脚就想往后面跑,“不知出什么事了,各位稍等,我先去……”

    一句话没说完,后面突然窜出来一个人,一头就撞进了他的怀里,捶打着他的胸膛嚎啕大哭:“当家的,你快去看看妹妹!她死的好惨啊,你可一定要为她报仇啊!我可怎么办呀?呜呜……”

    这个人当然就是客栈的老板娘冯素蜻。那段祥宗虽然圆滚滚的,这冯素蜻居然不止面容娇美,而且身材玲珑有致,跟段祥宗那脑满肠肥的样子完全就是两种风格。不过此刻的她满脸泪痕,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引得周围的人一阵唏嘘,同时更加好奇:冯素蜓到底出了什么意外,竟然一夜之间香消玉殒?只怕她那做煎饺的手艺就此绝传,这煎饺从此也成了绝响,未免太可惜了。

    不过看到她的脸,墨雪舞便忍不住低低地咦了一声,墨苍云已经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很像?像就对了,冯素蜓和冯素蜓是孪生姐妹,容貌几乎一模一样,若不是打扮不同,根本难以区分。”

    墨雪舞恍然地点了点头,昨天晚上虽然只看了冯素蜓一眼,周围光线又暗,但得益于前世严苛的训练,对冯素蜓的容貌记得非常清楚。不过她依稀记得昨天晚上那个冯素蜓的眼睛跟这个冯素蜻才是真像,就算是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眼珠子也一直滴溜溜地转个不停,未免太灵活了点。

    “你说什么报仇?”段祥宗正抓着冯素蜻,一叠声地问着,“素蜓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她、她被人害死了!”冯素蜻嚎啕痛哭,“她死得好惨哪,你一定要抓住凶手为她报仇!”

    正说着,几个店小二抬着一块门板进了大堂。门板上躺着一个年轻女子,那女子一身漆黑的衣服,显然刚刚从水里捞出来,还在不断往下滴水。再往上看,她双眼紧闭,因为泡在水中的时间有些长,一张脸已经呈现出不自然的肿胀。

    “天哪,怎么、怎么会这样?”段祥宗连连后退好几步,脸上也瞬间满是悲痛,扑过去双手抓着冯素蜓的肩膀连连摇晃,“素蜓你醒醒,你醒一醒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害了你呀?你告诉我,我一定为你报仇啊!”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一时之间也不知该作何反应。大堂之中虽然聚集了不少人,除了他们夫妻的尖叫,居然没有人发出声音,静得有些诡异。

    段祥宗霍然抬头,看着冯素蜻咬牙切齿:“到底是谁害了素蜓?快去报官,一定要抓住凶手!”

    “我已经让人去报官了!”冯素蜻嚎啕着回答,“我想一定是昨天晚上非礼她的那个人做的,肯定是他害死了素蜓!”

    段祥宗猛的站起身大喊:“昨天晚上那个人?是谁?快说,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冯素蜻咬着牙,目光到处逡巡着:“昨天晚上素蜓就跑来找我,说有个人当众对她动手动脚,她羞愤难言,真恨不得一头撞死。我安慰了她好久,她才慢慢平静下来,然后说要回房休息,没想到……啊!是他,就是他!”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她的手指转移了过去:这凶手胆子够大的,都杀了人了,还敢堂而皇之地留下来看热闹?

    墨雪舞双手托腮,静静地坐在那里。她的目光并没有往别处看,因为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冯素蜻指的那个人都是她。

    “什么,是他?”段祥宗瞬间恨意冲天,拔脚就想往这边奔,却又有些犹豫,“夫人,你有没有看错?咱们可不能冤枉好人啊!”

    “不会错的,就是他!”冯素蜻一副万分肯定的样子,“昨天素蜓就跟我说了,那个非礼她的人就是这个样子的!尤其是他那两撇小胡子,整个客栈之中,根本就没有跟他一样的,就是他害死了素蜓!”

    墨雪舞一时有些无言。之前易容改扮的时候,她纯粹是觉得好玩,才添了两撇胡子,没想到这竟然成了她杀人害命的证据,这还有没有王法啦?

    “好,很好!”段祥宗撸起了袖子,“居然敢在我堂堂天朝的地盘上杀人,你必须给素蜓偿命!官府的人马上就到,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否则死伤莫怪!”

    一股杀气从墨苍云的周身翻卷而起,墨雪舞笑了笑,轻轻按住了他的手,看着他的脸笑:“亲爱的?”

    墨苍云眨眨眼,微笑:“看出你这几天无聊了。陪他们玩玩吧。随便玩,玩坏了不用赔,反正我帮你兜底。”

    墨雪舞笑得更温柔:“还是你对我好。”

    墨苍云捏住她的下巴:“那是。你是我的人,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然后他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了吻。

    这本来没什么问题,在大庭广众之下也没什么问题,问题是现在两人都是男装打扮,墨雪舞的嘴上还有两撇小胡子,这一下就……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先是愣了愣,紧跟着惊呼声此起彼伏,有的甚至弯下腰表示呕吐,更有不少文人大叫成何体统、有伤风化等等,其震撼性效果简直比冯素蜓被杀要惊天动地。

    墨雪舞也很无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么多人呢,你注意点行不行?”

    “不行。”墨苍云冷哼了一声,冷飕飕的目光扫视一圈,“有人污蔑你,我很生气,必须这样降降火,否则……大开杀戒。”

    他的语气很平静,偏偏目光冷厉骇人,这一圈扫视下来,所有声音立刻戛然而止,静得只剩下了呼吸声!

    墨雪舞轻轻拍拍他的脸,然后站起身看着冯素蜻,声音和和气气:“你欺负我是外乡人,想拿我当替死鬼?这就是所谓天朝京城人的待客之道?”

    “是你,就是你!”冯素蜻奔了过来,指着她的鼻子不停地尖叫,“是你看到我妹妹貌美,起了歹心,当时没能得逞,便趁着夜深人静偷偷钻进她的房间,却逼奸不遂!你害怕事情败露,便干脆将她杀死灭口!就是你,你逃不了!我有人证!到了官府,自会有人指证你!”

    墨雪舞忍不住乐了,依然四平八稳地坐在那里,一本正经地反问:“你怎么知道我逼奸不遂呢?你看到了?说不定我得逞了,然后杀人灭口呢?”

    冯素蜻愣了一下,眼里迅速掠过了一抹心虚,跟着继续尖叫:“我我当然没看到,我要是看到了,会让你害死我妹妹吗?可是这里里外外谁不知我妹妹性情刚烈,贞洁无比,她是绝对不可能和你做出苟且之事的!必定是你逼奸不遂杀人灭口!何况我已经说了,我有人证!她看到你意图非礼我妹妹了!”

    “哦。”墨雪舞点了点头,“可我的本事既然那么大,能够钻进她的房间,怎见得一定是逼奸不遂?我不能在偿心愿之后再把她杀死灭口吗?你怎么就一口咬定我是逼奸不遂才杀人泄恨呢?”

    “那当然也有可能!”冯素蜻继续尖叫,“你欺负了我妹妹之后,为了消灭罪证,就把她扔到后院的水井里淹死了!总之是你害死了我妹妹,你一定要给她偿命!”

    墨雪舞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客栈门口传来一阵吆喝声:“让开让开都让开!官差办案,闲杂人等避让,否则以扰乱公务罪论处!”

    吆喝声中,几名官差在为首一人的带领下奔了进来,并且立刻喝问:“怎么回事?”

    墨雪舞眨了眨眼,低声问道:“这人是谁呀?”

    “府尹温良卿。”墨苍云低声回答,“专门负责审理京城中发生的大小案件,总体来说是个清官,而且有几分头脑,还不错。”

    能够得到墨苍云赞誉的人本来就少之又少,“还不错”三个字已经是极高的肯定,足以说明温良卿还算是个人物。

    墨雪舞表示钦佩:“你远在赤日国,对天朝官员也这么了解,厉害。”

    墨苍云笑了笑,目光中蕴含着异常复杂的内容:“总要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墨雪舞并未在这个话题上多说,转而说道:“既然是个清官,我岂不是能够一雪冤屈了?他既然有几分头脑,必定不会相信冯素蜻的一面之词。”

    墨苍云点了点头,跟着目光一闪就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已经看出破绽了?”

    墨雪舞挑唇,那份傲然自得绝对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跟当年的洛璎篱一样,根本就是破绽百出。她最失败之处就在于拿我当替死鬼,要是找别人,说不定就成功了。可惜……有眼不识金镶玉,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既然如此,墨苍云当然一百个放心,甚至做了个请的手势:“看你表演。放心,有我在,没人能碰你一根头发。”

    墨雪舞冲着他妩媚地笑了笑:“我本来就没有担心过。”

    墨苍云眨了眨眼:“你这两撇小胡子还真是越看越碍眼,当初我就说让你别弄,你偏不听,现在好了,成了你杀人的证据了吧?该!”

    墨雪舞差点笑出了声,就在此时,听冯素蜻讲完事情经过的温良卿已经皱了皱眉,转身走到了墨雪舞面前:“本府一向不听一面之词,你等需随本府回衙门,待本府详细问来再做定夺!来人,带走!”

    随行的衙役答应一声,立刻就要上前拿人。墨苍云目光一冷,跟着衣袖一挥,几人见惊呼着飞了出去,转眼扑通扑通摔了一地!

    看小说就上《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http://www.nnxwcm.com/0_154/241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