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 都市小说 >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 > 第174章 你是我娘吗
    第174章  你是我娘吗

    看一眼凌雪舞在半空中飘荡的身体,她得意得一声冷笑,然后把绳子拴在了旁边的柱子上。接着拍了拍手,打算再回头欣赏欣赏凌雪舞一命呜呼的样子。

    谁知刚一回头,她却突然一声尖叫,噔噔噔地后退了好几步,狠狠地绊在了桌腿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睛瞪得仿佛要滴出血来:“你……”

    因为就在这一瞬间,刚才明明被吊在半空的凌雪舞居然就稳稳当当地站在她身后,虽然头发依然蓬乱,衣服只是随意整理了一下,却掩不住那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清雅高贵,仿佛刚刚谪落凡间的仙子,清丽无双!尤其脸上还带着几分淡雅如兰的微笑,更让人自惭形秽!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会这样?

    “很吃惊?”凌雪舞微笑,语气居然很平和,仿佛完全不介意刚才是这个人差点要了她的命,“其实吃惊的应该是我,虽然我早就猜到你要对我做些什么,但仍然没想到你居然要亲手杀了我。所以我想问,你真的是我娘吗?”

    “你……废话!我当然是!”贺兰雅显然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立刻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声色俱厉地尖叫着,“你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整个京城谁不知道?”

    “哦。”凌雪舞点了点头,跟着眨了眨眼,一脸疑惑,“可是这个世上,哪有母亲无缘无故要弄死自己的女儿的?你不喜欢我或许有别的原因,但是要杀我,恐怕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吧?所以,你根本不是我娘,你到底是谁?”

    如果凌雪舞还是从前的凌雪舞,今天她恐怕难逃一死,所以贺兰雅错就错在依然把她当成了从前的她。毕竟她下在茶水中的迷药相当高明,不但无色无味,而且药效奇佳,只需一星半点就足以让人昏睡三天三夜,就算打雷都弄不醒。

    只可惜,所有的一切在电子芯片面前都将无所遁形。凌雪舞几乎刚一端起来就察觉到了其中的玄机,当时她只是不懂,贺兰雅把她迷晕,究竟想干什么?所以才假装中招,就是想一探究竟。

    然后他她就听到,贺兰雅竟然想让贺兰承煦毁了她的清白。虽然贺兰雅那番所谓皇上容不下墨苍云,生怕她将来受牵连的说辞乍一听起来似乎没有太大的问题,她却总觉得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不为别的,就为之前贺兰雅对她的态度,怎么可能对她那么关心?

    躲在暗处的鬼鹰早就得了她的暗示,一直按兵不动。毕竟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高手,一切绝对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贺兰承煦抱着她进入内室之后,她就让鬼鹰现身,立刻将其控制住,强迫他服下了一枚剧毒药丸。并且告诉他如果没有解药,一盏茶的时间之后就会毒发身亡,接下来他必须按照凌雪舞的要求做。

    一看到鬼鹰出现,贺兰承煦早就吓得魂不附体,再加上夺命的毒药就在体内,当然不敢不听。

    当下凌雪舞就告诉他,出去以后像刚才那样说,然后就找借口离开,出了府门之后,自然会有人拿着解药找他。

    结果贺兰雅一看以为诡计得逞,也根本没打算留他。贺兰承煦自然不敢耽搁,立刻飞也似的出去拿解药。

    凌雪舞就故意把自己的头发弄乱,把衣服扯烂,摆出一副已经被人欺负的样子仍旧躺在床上,倒要看看贺兰雅到底想怎么样。

    原本以为贺兰雅只是想毁掉她的清白,拆散她和墨苍云,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贺兰雅居然要亲手杀了她!

    贺兰雅当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却知道根本否认不得。眼珠子迅速转了几下,立刻又是一声尖叫:“你这个孽女!居然连自己的亲娘都不认了,你就不怕天打雷劈?我亲手杀了你就对了,正好为人间除了一害!”

    凌雪舞一脸不解:“这话怎么说的?如果不是你要亲手杀我,我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你现在居然倒打一耙?别的我也不想说,我只问你为什么要杀我,我跟你之间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贺兰雅狠狠地咬着牙,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她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根本没想过编一个天衣无缝的故事来解释现在的这一切。让她现场来编,她又没有那个本事。

    “不说吗?”凌雪舞点了点头,居然并没打算对她动手,转身而去,“我去问爹,说不定爹可以问出来,你到底有什么瞒着我们。”

    贺兰雅的脸色刷的变了,眼里甚至掠过一抹明显的惊慌失措!眼珠又是一转,她突然抬手噼里啪啦地在自己的脸上狠狠扇了几个巴掌,嘴里立刻涌出了鲜血!

    凌雪舞有些意外,回头正好看到她一头撞在了柱子上,当场头破血流,鲜血很快流了满脸,看起来越发狰狞可怖!

    一时不太明白她的戏码,可是不等她开口,贺兰雅突然尖叫起来,“来人呐,救命啊!要杀人了!”

    凌雪舞这才反应过来,这恶婆娘居然恶人先告状!

    “救命啊!快来人!”贺兰雅唱念俱佳,绕过她打开了房门,跌跌撞撞地往外跑,“杀人了,快来人,救命!”

    就那么巧,刚刚跑进大厅,她迎面就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来人立刻痛呼了一声:“哎呦!夫人,你这是……天哪!你这是怎么了?”

    贺兰雅抬头一看,正是刚刚公干回来的凌正阳,便立刻抓紧她,一副惊恐无比的样子:“老爷快救救我!她要杀了我!”

    “什么?”凌正阳更加吃惊,满脸不可置信,“你胡说什么?雪舞是你的女儿,无缘无故的她怎么会杀你?”

    “真的!是真的!”贺兰雅不停地尖叫着,“当然不是无缘无故,是刚才承煦前来,他们两人竟然在房中行那苟且之事,无意中被我撞到,她就要杀我灭口……”

    凌正阳更加呆住,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幸好就在此时,他看到凌雪舞走了出来,便眉头一皱:“雪舞,这是怎么回事?”

    凌雪舞笑了笑,声音很清淡:“你相信这种话吗?你觉得我有了苍云这样的夫君,还会跟贺兰承煦那样的人行苟且之事?我脑子有病吗?”

    “就是!就是!”贺兰雅嘶声尖叫着,躲在了凌正阳的背后,一副惊恐万状的样子,“谁不知道你和承煦从小青梅竹马,心里一直有他,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幽会,却没想到被我碰到!老爷救我,快救救我!”

    说实话,凌正阳根本不相信凌雪舞会做出这种事,尤其是现在的凌雪舞更绝无可能。可是看到贺兰雅头破血流的样子,他一时之间也难辨真假,眉头皱得更紧:“这……”

    “连你也不肯为我做主,我根本就不该回来!”贺兰雅又开始尖叫,“好,我走,我走!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回来了!”

    她扔下凌正阳,提着裙摆没命地窜了出去,竟然连盘缠、衣物、食物等等都不打算拿了。

    凌正阳当然一脸蒙圈,又急又怒:“夫人回来!你回来!你就这么走了,算怎么回事?来人!快去把夫人带回来!”

    几名家丁答应一声,立刻追了出去,凌正阳这才回头看着凌雪舞,满脸惊疑不定:“雪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想知道。”凌雪舞从从容容地笑了笑,“如果爹问出了实话,记得派人告诉我一声,现在我要先回府了。”

    也不是不想跟凌正阳说,只不过她已经看出来了,贺兰雅做的这一切应该都是她的个人行为,凌正阳完全不知情,跟他多说根本无益,还不如回府跟墨苍云商议商议。

    至于贺兰雅,她跑得了才有鬼了。

    等她回到府中,老远就看到墨苍云坐在大厅里,面前不远处的地上,一个人直挺挺地跪着,正不停地筛糠,正是倒霉的贺兰承煦。

    看到凌雪舞进来,墨苍云对着她伸出了手,脸上的表情有些吓人:“过来。”

    凌雪舞上前把手交给他,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放心吧,一根头发都没少,要是这种货色都对付得了我,我也不配做你的王妃。”

    上上下下打量好几圈,确定她说的是事实,墨苍云的表情才稍稍缓和了些,把她安放在了自己旁边的椅子上:“我说要陪你回去,你偏不肯,幸亏没出事,否则我连丞相府带丞相府所有人都拆了!”

    “乖,咱不能连累无辜。”凌雪舞拍了拍他的手,“有鬼鹰跟着我呢,怎么会出事?我像是办事不用脑子的人吗?”

    墨苍云哼了一声,扭过了头,无声的诠释这四个字:我很生气。

    凌雪舞心里柔情满满,不过当着外人的面,她不愿太缱绻缠绵,便扭头看着贺兰承煦岔开了话题:“问出什么了吗?”

    墨苍云也不是小家子气惯了的,立刻摇头:“没有,我已经问过了,他知道的跟贺兰雅告诉他的一样,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想到了。”凌雪舞点了点头,“这件事恐怕是我娘一个人的意思,就是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这么做,我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我们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恨,她竟然能亲手杀我。”

    “想知道还不简单,我可以问出来。”墨苍云冷笑了一声,“至于这个人……”

    看小说就上《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http://www.nnxwcm.com/0_154/241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