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 都市小说 >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 > 第148章 我不逼你,我要你
    第148章   我不逼你,我要你

    墨苍云笑了笑,竟好像很淡定:“九阶。”

    凌雪舞身体一歪,差点趴下:“九……阶?”

    墨苍云笑得更开心:“第一次见你吓成这个样子,哇哦,好有成就感。”

    “人命关天,你严肃一点!”凌雪舞咬牙,“必须九阶吗?”

    “应该是。”墨苍云回答,“毕竟几千年来从没有人成功下到潭底、拿到紫泪珠,只是上古典籍中是这样记载的。”

    凌雪舞皱眉:“若是如此,咱们岂不是根本没必要来?”

    惊才绝艳的沧海王,也不过是八阶。

    “也不是啊!”墨苍云居然很乐观,“来之前,我们不也不知道迷蝶兰怎样才能开花吗?现在也拿到了。所以你要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创造奇迹!”

    凌雪舞挠了挠眉心,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是不是九阶之下都进不去?”

    “能。”墨苍云居然点了点头,“只不过在水里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还是会被冻成渣。”

    可魔灵潭深有千尺,光是落到潭底就要不少时间,何况还要在潭底寻找百年以上的墨染贝,说不定还落不到潭底就挂掉了!

    沉默之中,步天突然身形一展,笔直地冲着魔灵潭而去。墨苍云眉头一皱,长鞭刷的挥出,瞬间缠上了他的腰。

    步天只来得及感到腰间一紧,整个身体已被墨苍云甩了出去。一个凌空翻身潇潇洒洒地落地,他皱眉轻斥:“干什么?”

    “你干什么?”墨苍云浅笑,“我不答应你,你要殉情自杀?那我也不会感动的,趁早别白费力气。”

    步天看着他,幽深的眸子里泛着别样的光芒:“我要做什么全凭我的意愿,与你无关,你也阻止不了。”

    墨苍云唇线一凝:“那你要干什么?”

    “你管不着。”步天淡淡地回答,然后迈步往潭边走,“再阻止我,我先杀了你……”

    话音未落,腰间又是一紧,已被鞭子缠住。步天咬牙:“没道理!这一招你刚才明明用过了,我不应该躲不开!”

    墨苍云微笑:“你就算再看一百次,也不可能完全躲开。因为,这是我的杀手锏。”

    步天默然片刻,突然回头看着他,笑得温柔:“原来你这么喜欢我?我终于知道了!”

    墨苍云眨了眨眼:“什么?”

    “你三番两次阻止我,不就是怕我出事?”步天也不挣脱,带着鞭子慢慢逼了过来,“第一次见面,你就爱我如此刻骨,我好开心!苍云,跟我回家好不好?”

    墨苍云一抖手,长鞭刷的收回,然后微笑:“我想你是误会了。 我阻止你,是怕你被冻成渣以后,搅浑了魔灵潭的水,妨碍我找紫泪珠。”

    “口是心非,你明明就是担心我。”步天更加温柔,温柔得让人……毛骨悚然,眼神更是赤裸裸,仿佛恨不得就地把墨苍云吃干抹净,“苍云,你如此待我,此生我必不负你!今生,我非你不娶!”

    这次轮到墨苍云微笑着磨牙:“步天,我是个男人。”

    “我知道啊!”步天笑眯眯地点头,“我的喜好你也知道,你要不是个男人,我还不要呢!”

    墨苍云点头,突然将长鞭收回:“步天,我并不怕你,但也不愿与你为敌,别逼我。”

    “我哪有逼你?”步天表示很冤枉,捧着心口赌咒发誓,“我明明喜欢你喜欢得要命,为了你连魔灵泉眼都敢跳,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骂我……”

    “我不承你的情,也不能承你的情。”墨苍云语声清浅,目光也很淡,“因为,我还不起。”

    步天微笑:“我不要你还的。”

    墨苍云唇角轻挑:“那你要什么?”

    步天嘻嘻一笑:“我要你。”

    墨苍云唇角上挑的弧度又到了一些:“别说这样的话,你要不起。”

    “怎见得?”步天凝立不动,漆黑的披风却在秋风中烈烈飞扬,那气质和气势,的确无与伦比,“只要我想,我要得起天下,会要不起你?”

    墨苍云还是浅笑:“要不起。

    步天面具下的眼中射出浓重的好奇:“为什么?”

    墨苍云似乎没打算回答,不过想了想,他还是开口:“因为天下和我,你先天下而后我。”

    步天也想了想,虚心请教:“我这样说了吗?”

    “你刚才说,你要得起天下,怎会要不起我,意思就是在你心里,天下比我重要。”墨苍云居然很有耐心地解释了几句,“你知不知道对于这个问题,小舞怎么说?”

    步天微笑,眸子里兴味盎然:“愿闻其详。”

    墨苍云回头看看凌雪舞,顺便在她腮上亲了亲:“她说,无论何时何地,她宁舍天下,不舍我。否则若是赢得了天下却输了我,她要这天下何意?”

    步天看了凌雪舞一眼,沉默片刻后突然笑了起来:“听着是很荡气回肠啊!不过没有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说大话都是这么容易。总有机会,我要看看她做的跟说的是不是一样!”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墨苍云不再看他,逐客的意味十分明显,“总之你愿意拿什么就拿什么,但我不会要你的东西,也不会再阻止你。”

    步天抿了抿唇,突然飞身而起:“拿到再说!”

    他原本颀长挺拔的身体变得犹如羽毛般轻巧,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然后无声无息地落入了水中,半点水花都没有激起。凌雪舞感慨:这动作难度,这技巧,这水花压的,绝对跳水王子,金牌没商量。

    “他不会出事吧?”感慨完,她再表示一下关心,“步天内力虽然深厚,应该也不是九阶。”

    “八阶八级,还差一点点。”墨苍云回答,“但就是这一点点,可能一辈子都跨不过去。”

    凌雪舞除了表示一下羡慕,没脾气:“那他……”

    “放心,他有数。”墨苍云突然冷笑,“你真以为他很鲁莽吗?秋水长天的总瓢把子,不能那么没脑子。”

    凌雪舞噗的笑了一声:“我就是不懂,他为什么那么拼命,不会恰巧也是为紫泪珠来的吧?”

    墨苍云摸着下巴,自我感觉瞬间很良好:“也许,真的只是喜欢我?”

    凌雪舞表示无语:“一见钟情也可以这么演绎吗?真是让人……乍悚还惊。”

    墨苍云笑了笑:“还是那句话,我信了他的邪!总之我不会要他的东西,自己拿。拿到,我幸,拿不到,我命。”

    凌雪舞皱眉,看着幽蓝的潭面:“除了九阶内力,就没有别的法子抵御潭中的寒气吗?”

    话音未落,一道黑影突然嗖的自潭中飞出,瞬间落在了岸边:“好冷!”

    几人一扭头,步天已经在旁边打坐运功,抵御身上的寒气。不多时他身上就冒出了丝丝白气,原本湿透的衣服瞬间变得干爽。凌雪舞不由再次发出感慨:自动烘干机啊,牛叉。

    吐出一口气,步天站起身,墨苍云已经挥了挥手:“你还是快走吧,要是被冻死了,没人收尸。当然,想收也收不起来,那就是个尸骨无存。”

    步天并不理会他的话,面具下的目光已经变得凝重:“连我都无法抵御那股寒冷,你更不行。我不许你冒险,我们用别的办法。”

    凌雪舞眨了眨眼,表示很期待:“你有别的办法?”

    步天看她一眼,突然笑了起来:“有是有,可是这个办法必须拿你的命去换,你考虑一下?”

    凌雪舞勾了勾唇角,毫不犹豫地摇头:“不考虑。”

    步天明显有些意外,片刻后就淡淡地笑了笑:“怕死?”

    “除了死人,没有人是真正不怕死的。”凌雪舞很平静,因为她说的是事实,“如果死得其所,我亦含笑九泉,但是,如果挽救一条生命的代价是牺牲另一条生命,这样的挽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易位而处,我不会让苍云为我而死,知我如他,也不会同意我这样做。”

    墨苍云笑了起来:“小舞,你知道吗?刚才我好害怕你的回答是肯定的,但是我又知道知你如我,绝对不会答应。你没有让我失望,说明还是你最懂我。”

    凌雪舞回头冲他笑了笑:“天上地下是只有一个沧海王,可这天上地下不是也只有一个沧海王妃吗?我这个位置不是谁都有资格做的,不管是男是女。”

    墨苍云笑了笑,步天已经哼了一声:“说来说去还不是怕死,何必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凌雪舞丝毫不在意:“随你怎么说。总之你这个法子我不会考虑。”

    步天看着她,似乎觉得很好奇:“你刚才说如果挽救一条生命的代价是牺牲另一条生命,这样的挽救没有任何意义,怎么会呢?譬如我和苍云,我们的属下若是为我们而死,那不是天经地义吗?”

    “你想说你们的命天生比他们高贵?”凌雪舞语气虽淡,骨子里却自有一份风华绝代,“我倒是觉得,人命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不可替代,天底下也没有谁活该为了谁而死。如果他们必须为你而死,不是因为你的命比他们高贵,只不过是……天道不公。”

    她的看法有些尖锐,但绝对不能说是错的,只不过在这个高低贵贱等级分明的时空,比较另类罢了。

    所以步天看她的眼神更加异样,一时竟也有些无言。

    凌雪舞也没功夫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到了正事上:“话说你刚才已经下去了一次,下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小说就上《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http://www.nnxwcm.com/0_154/241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