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 都市小说 >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 > 第77章 苦尽就会甘来
    第77章   苦尽就会甘来

    因为墨巍云身份的特殊性,凌雪舞的确不知道她今天立了多大的功。也因为这层窗户纸如今还不能捅破,墨苍云知道无论怎么说都形容不出万一,还不如等揭开真相的那一天,让她自己体会。

    但是不管怎样,他欠凌雪舞的了,也许一生都还不清。尽量还吧,如果因为还不清就什么也不做,那什么时候才能还清?

    墨巍云坐在床前,看着沉星苍白的脸,愧疚得无以复加,尽管他的脸色比沉星还难看。

    迷迷糊糊中,沉星感觉到了什么,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三……咳咳咳……少爷?”

    “沉星,我对不起你!”墨巍云咬着唇,眼圈有些发红,“我不是故意打你,我喝多了……”

    “我知道。”沉星微笑,笑容很温暖,“你拿我当兄弟,怎么会故意打我?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差点让你……”

    “这怎么能怪你?是我的错!”墨巍云抢着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是我不听你的话,才差点闯了大祸,还打伤了你!你……你不要原谅我!”

    沉星乐了:“好,我不原谅你。”

    墨巍云愣了一下:“诶?”

    沉星笑出了声:“因为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三少爷,我知道你心里苦,才想着允许你放纵一回,借酒浇愁。可我没想到会因此让你惹祸上身,是我的错,你别怪我就好……咳咳咳……”

    墨巍云怔怔地看着他,并不掩饰眼里的痛苦:“也就你知道,我心里苦。我……根本是多余的!沉星,我不该出生,不该活在世上,不该留在沧海王府,我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不……不是的!”沉星挣扎着想要起来,却牵动了内伤,痛得满脸冷汗,“三少爷,你完全错了!你……”

    “我没错。”墨巍云狠狠擦了擦眼泪,竭力控制着不哭出声,“除了你,每个人都讨厌我,我是多余的!我苦我活该!母债子还,天经地义!可她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我宁愿她当时亲手掐死我,也不要受这些苦!沉星,你说你明白我的苦,其实你不明白!我甚至、甚至连大哥都不能叫!”

    我明白,因为我也不能。

    沉星喘过一口气,反而微微一笑:“三少爷,苦也是人生百般滋味的一种,必不可少。可你别忘了,苦尽之日,就是甘来之时。”

    墨巍云一愣,终于发觉他话中有深意:“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沉星依然微笑,这个样子的他,特别像一个洞悉一切的智者,原本苍白的脸也闪烁着熠熠的光辉,“不管多难,别放弃,早晚守得云开见月明。”

    墨巍云盯着他的脸,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沉星,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看起来……特别像一个人?”

    沉星心中一跳,故意不动声色地恢复成往日傻不愣登的样子:“像谁?像你啊?哈哈哈!”

    “不是!别打扰我!”墨巍云抬手阻止他出声,神情更加严肃,“我就是觉得你这个样子……很像……”

    明明感觉近在咫尺,为什么想要抓住的时候,却似乎远在天涯?

    沉星的目光微微闪了闪,突然呻吟起来:“哎哟好疼……哇!好疼……”

    “沉星?”墨巍云立刻扑上前,把刚才的问题抛到了九霄云外,“疼得厉害吗?我去叫大嫂!”

    “不用,王妃帮不上忙的。”沉星偷偷松了口气,趁机撒娇,“突然想吃莲子粥……”

    “我去让厨房给你做,等着!”墨巍云跳了起来,很快消失无踪。

    沉星这才笑了笑,挣扎着要起身:“王爷……”

    “躺着。”眨眼之间,墨苍云就从窗口飘了进来,稳稳当当地坐在了床前,“他是关心你、紧张你的。”

    “我知道。”沉星笑嘻嘻地点头,目光很温暖,“三少爷是真的拿我当亲兄弟,甚至很多时候,他下意识地拿我当成你,不敢对你流露的,他都给了我。”

    墨苍云淡淡地笑笑:“其实他比你大。”

    “与年龄无关,他其实还是个孩子。”沉星叹了口气,“你刺伤自己,真把他吓坏了。他在我这里哭了一夜,天亮才回去,没多久又来了。”

    墨苍云唇线一凝,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沉星,这些年我那样对他,真的错了吗?”

    沉星笑了:“王爷,你从来不怀疑自己的任何决定,怎么突然这么不自信了?”

    墨苍云微微摇头:“我只是在想,是不是把他逼得太狠了。”

    沉星慢慢起身,斜倚在床头看着他:“你不逼他,他不会恨你。不恨你,他就危险了。”

    墨苍云挑了挑唇:“是不是很累,很痛苦?”

    沉星皱眉:“什么?”

    “跟着我,很痛苦。”墨苍云挑唇,勾出一抹自嘲,“你们的命,随时可能不再属于你们,我再倾尽全力,也有守护不了的时候。若是死了伤了……”

    “无怨尤。”沉星呵呵地笑笑,“跟着你是心甘情愿,为你做多少并不取决于从你这里得到了多少。”

    墨苍云微微一怔:“你……也这样想?”

    “也?还有谁?二少爷?夏侯少主?”沉星还是笑,语气却无比认真,“没办法,谁让你魅力无敌,我们就是死心塌地跟着你了,能一起活当然最好,要死,你是最后一个。”

    凌雪舞也说过这样的话。原来她这个局外人,反而比他这个当局者更早识破了一切盲点,是真正的赢家。

    墨苍云沉默,突然冷笑:“你们,太残忍。说是对我好,其实对我最狠。”

    沉星一脸伤心欲绝:“王爷,你有没有良心?”

    “我连心都没有,哪来的良心?只不过你们一个个也是没良心的!”墨苍云咬牙,“要死,我是最后一个,让我一个一个为你们收尸建坟立碑?有没有想过亲手把你们一个一个埋进土里是什么滋味,我受得了吗?所以我说过,最不喜欢替人收尸!”

    他一拧身,立刻要走。

    沉星心里升起一股淡淡的酸楚,因为他完全明白墨苍云的意思。要他成为最后那个活着的人,为那帮生死之交收尸的话,他也受不了。那种痛苦,不如死。

    “王爷!”他一把按住墨苍云的手,笑得更温暖,“生气了?我愿意为你死,你不是应该高兴得很吗?”

    墨苍云握住他的手,狠狠地一甩:“你不会有为我死的机会!”甩完又想起他还有伤,立刻皱眉,“疼不疼?”

    看小说就上《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http://www.nnxwcm.com/0_154/241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