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 穿越小说 >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 第八十二章 以己度人
    “嗯,蔚桓我管不着,你自己处理吧,至于蔚陈氏和蔚孔氏,母后明日会下道懿旨,先将这婆媳二人禁足,你再派几个得力的人到镇国将军府好好调查一番,咱们此时根基并未稳固,容不得半点马虎。”

    谢琳懒洋洋的说完便挥手撵人,她这个儿子虽然心思重,性子冲动,却并不是笨人,她该提点的已经提点了,他还不至于参悟不透,可她要是再多说,就未免就有些煞风景了。

    姜泽皱眉应下,离开延禧宫后便径直回了御书房,想了想又将暗卫统领莫子冲叫来重新分派任务,一队人着重调查尹尚是否入京,一队人调查泰王姜聪,另一队则盯着刚刚接下圣旨留京的姜衍。

    至于调查镇国将军府一事,姜泽在得知曦和院走水之时就已经安排下去,是以,镇国将军府如今的情形姜泽一清二楚,就连定国侯府二公子罗桢狐假虎威的领着巡城卫上门恐吓蔚陈氏婆媳一事,姜泽也知道。

    莫子冲领命而去,姜泽却并未放松下来,而是黑着脸坐在龙椅上沉思,原本坚信蔚蓝姐弟殒命是尹尚所为的想法有些动摇,新的疑窦和思路在脑海中逐渐成型。

    先前他一心认定此事是尹尚所为,盖因知道蔚家军兵符存放在镇国将军府私库的事除了自己和尹尚,就只有母后谢琳知道,可若是这其中还有别的人知道呢?

    罗桢是姜衍的表弟,两人感情一向极好,而泰王也与姜衍关系匪浅,当年姜衍走投无路远避紫芝山,还是泰王一手操持。

    镇国将军府事发之前,先是泰王受肃南王所托上门,力压蔚陈氏婆媳,顺利接手蔚池夫妇留给蔚蓝姐弟的私库,紧接着曦和院走水蔚蓝姐弟殒命,尔后是罗桢带着巡城卫的人上门,明里暗里恐吓蔚陈氏婆媳,蔚孔氏怕牵连自身,这才杖杀了值夜的婆子,将曦和院走水归结于下人玩忽职守疏漏所致。

    可泰王是个风流纨绔,闲事从来不沾边,平日里除了偶尔去当铺看看,不是养花遛鸟就是在青楼楚馆厮混,又怎么会轻易蹚镇国将军府这趟浑水?泰王是皇家人,没道理不清楚皇家对镇国将军府的态度,更何况他与肃南王向来关系不睦?

    而罗桢只是个才进巡城卫的小旗,恐怕连巡城卫的地皮都还没踩热,夜间巡防这样的事压根儿就轮不到他,他又如何会及时在曦和院走水之时带赶到?且还冒着揣摩帝心假传圣意的风险出言恐吓蔚陈氏婆媳?

    姜泽越想越觉得蔚蓝姐弟殒命一事与姜衍和泰王有莫大的关系,说不定此事根本就是他二人联手所为。

    泰王虽是自己的亲王叔,但他自来与自己和母后不对付,对于父皇冷待中宫独宠母后一事更是看不上眼,若非如此,在皇祖母薨逝后,泰王也不会连皇宫都不进了。

    罗皇后暴毙后,父皇已经摆明了态度要将皇位传予自己,泰王当时虽是得了父皇的吩咐要照拂姜衍,却完全没必要得罪自己和母后,费心费力的为姜衍打算,可泰王硬是将姜衍送去了紫芝山,还帮着他拜入三公名下,这摆明了就是要与自己和母后打擂台,完全不留余地的架势。

    如今姜衍回京,泰王一反常态的管起闲事,且管的还是皇家迟早要出手对付的镇国将军府,他这么做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泰王若真的是得了肃南王嘱托而出手相帮,那他确实是得不到什么好处,可如果这件事原本就子虚乌有,所谓的肃南王信件是他和姜衍串通起来伪造的呢?

    蔚蓝只是个后宅闺秀,年纪还小,见识有限,如今正处于丧父丧母,又被蔚家二房逼迫得走投无路的境况之下,好不容易得了外祖家的讯息,又有人出手帮扶,泰王还帮着她打压蔚家二房,一番感激之下,心里自然是不设防;于是泰王顺理成章的将蔚家大房的私库全部搬走,尔后姜衍出手,一把火将镇国将军府大房烧个精光,这样一来,二人各取所需,原本属于蔚蓝姐弟的私产,就全部落入泰王手中,而蔚家军的兵符则落入姜衍手中。

    姜泽觉得,依照泰王混不吝又好色贪财的性子,这完全就有可能。至于姜衍为什么要杀了蔚蓝姐弟,这也很好理解。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姜衍虽与蔚蓝有婚约,可蔚蓝现在才十一岁,姜衍要等到蔚蓝长大成婚,至少还要等个三五年,而蔚栩则更小,要等到他长大后顺利接手蔚家军的兵权,至少已是十年之后,十年的时间并不短,已经足够自己坐稳皇位,姜衍若是等到那时再对自己出手可就晚了。

    更何况,这一切都建立在蔚蓝姐弟能顺利长大,姜衍能与蔚蓝成婚的前提之下,可若是这姐弟二人夭折了呢?姜衍岂不是空耗时间竹篮打水一场空?

    姜衍若在此时下手,恰是最好的时机。姜泽自忖,若换做是他,他定会在此时下手。

    原因无它,因为蔚家大房如今只剩下蔚蓝姐弟,肃南王府远在泊宜鞭长莫及,姐弟倆现如今可说是无依无靠,而觊觎蔚家军兵权等着对蔚蓝姐弟出手的大有人在,此时下手可谓是灯下黑,只要操作得当完全就神不知鬼不觉,姜衍是蔚蓝的未婚夫,肃南王府就是怀疑谁也不会怀疑到他头上,更何况他初回上京看起来无权无势?

    所以说,姜衍完全没必要苦等一份并不确定的助力,反倒不如将蔚蓝姐弟杀了的好,如此一来既可把蔚家军的兵符收入囊中,又可以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甚至还能正义凛然的与肃南王府站在同一立场与自己对峙。

    而罗桢会在事发后带着巡城迅速赶到,明显是为了给自己和蔚家二房挖坑。

    蔚家二房虽垂涎蔚家大房的私库已久,可蔚桓是聪明人,又怎么会在流言四起自己还不在京城的时候吩咐孔氏对蔚蓝姐弟出手?这岂不是自己把自己架在火上烤?

    ------题外话------

    推荐好友沫霜霜的文《再婚之独宠娇妻》,比较写实的文,是个男主暗戳戳喜欢女主许久,终于抓住机遇趁机占位的故事。

    即将离婚且带着满心伤痕的顾桑榆,某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躺着自己的上司。

    这什么情况?

    她到底干了些什么?

    老天,她竟然对自己的上司下手了吗?

    泪奔—从那天以后陆哲便无微不至、无孔不入的融入到了她的生活中,让她避无可避。

    表面看起来温柔细致的陆哲,其实是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守株待兔的等到了这只伤痕累累的小兔子。

    得知她感情亮起了红灯时,意识到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

    三十二岁的陆哲彻夜未眠想到的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趁她喝醉酒,防备最弱的时候——睡之。

    严格来说——被睡之。

    看小说就上《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http://www.nnxwcm.com/0_140/225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