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 穿越小说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720章 整训义从 公孙瓒进关(二合一)
    “额!”

    严纲等人并不知道原来这其中还有这样的深刻用意。

    公孙瓒并非是不管事,而是相信许定有能力处理好这一切。

    而且也想趁机考验了一下自己的儿子。

    有许定帮他看着公孙续比他自己看着还放心。

    公孙瓒在某些方面是傲,是偏执,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笨蛋,一个笨蛋是当不了一方诸侯称不了霸的。

    只是性格上的某些缺陷限制了最终的发展而以。

    终于哄走了严纲等人,许定伸伸懒腰,走出了房间,看着外面阳光明媚,去了关城上巡视了一下。

    然后让人将徐晃找来。

    “主公听说你差人找我过来。”徐晃上了城忙问。

    许定问道:“这几天相处,你觉得白马义从怎么样?”

    徐晃观察了一下四周,见没有幽州方面的人,这才斟酌着回道:“主公,最精锐的白马义从都在与第七校尉军的对决斗中损失掉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不过剩下的白马义从依然是一支很不错的骑兵,他们骑术还是很精湛的,而且各方面的条件也不错。

    如果主公想将他们重新提炼成一军的话,也不是不行。”

    许定笑了,然后边走边道:“被你看出来了,没错,白马义从是公孙瓒带出来的精骑,虽然损失了最精锐的那五千将士,不过保留了更多,只要方法得当,身体素质在加强一些,军纪重新调整,很快就是一支强军。

    其实我有意保留一支白马军的,只是公孙瓒一直躲在居庸县。”

    “主公你想让公孙瓒出山,何不如问问公达先生,他是谋士,他更有办法,你问我,我不好回答。”徐晃眼珠子一转提议道。

    许定指了指徐晃,轻轻摇头道:“公达善于计策不假,但是这种事还是不要让他参与了,你是骑兵统领,更了解骑兵,而且能文能武,是我军中不可多得的将帅之才,你想偷懒可不行,你必须想个方法,不然我让你去管白马军。”

    “嘿嘿主公,在外统兵多累呀,我还是给你当左骑卫队率好一些。”徐晃谦虚的露出几声得意的笑,不过想了想道:

    “主公何不趁现在没有南下之机,先将白马义从军整训一下,你要是放心,我带左骑卫好好教教这些小子什么叫军纪,什么叫真正的骑兵,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神机骑。”

    “你呀你呀!行吧,你练兵我还是信得过的,去吧,不用担心他们造反,你折腾得越大,公孙瓒越坐不住,我准你左骑卫扩军到八千。”许定哪里不知道徐晃的小心思。

    说是不想离开金吾卫,随时听候跟随便作战。

    其实作为一名能当猛将又能挡统帅的将领,自然也渴望外放出去独立统兵指挥一方面军作战。

    这是所有将士最高的向往,没有谁能免俗,当然这也是正然的心态。

    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想一想,他的金吾卫也是时候扩军增兵了。

    十大校尉军,基本以后就这样定型了,五大卫肯定是要加的、还有名号军(新倭军、归义军)也要加。

    但是谁都知道卫队是许定最心腹信任的,校尉军是感情最深最认可的部队。

    名号军则要排在后面,毕竟哪个是亲儿子,哪个是干儿子,哪一个连儿子都不是还是要区分的。

    有了许定的手令跟保证,徐晃带着手下班底,然后开始操练起了白马义从。

    徐晃的训练方法跟于禁不同,他喜欢操练军官,讲究上行下效,注重对军官的锻炼与培养。

    所以他将白马义从的军官通通挑了出来,单独组成一队进行亲自训练,这其中还包括赢瑜。

    而下面的普通士兵,他则交给了从讲武堂出身的黄叙来管练。

    黄叙不光是讲武堂出身,而且还是黄忠的儿子,不管是家传的还是学校教的,练兵之法肯定也是熟练。

    黄叙接手后立即带着手下操持起了这帮白马义从。

    当然黄叙首先上来的还是最为基本的军纪军体队形操练。

    给他们的时间不多,练啥都不可能够,不如来最基本的体训,这个简单有成效,而且最能磨人。

    当然很快就有军员受不了前来找许定诉苦,东莱方面的方法真的太苛刻与严厉了,这让他们这些平时自由贯的人还真的不适应。

    以前跟着公孙瓒训练程度也没有这么强。

    而且军官都不用训,而是训别人,每天小酒喝着,屁.股踢着,吆喝骂着手下,现在轮到他们了,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许定对前来的人一律笑眯眯的接待,并告诉他们接受不了的可以不用去,到他这里签名就行了。

    “侯爷,签了名就真的不用受训了?”众人没想到许定这么好说话,有些不信的问道。

    许定道:“当然,这是自愿了,我们东莱军向来最公平,从不强求任何人,你们签了名可以回去休息或是去居庸县找伯圭也行。”

    “多谢侯爷!”众人闻言大喜,然后痛痛快快的签了名。

    回去后这些人还真的该吃吃该喝喝,也有人去了居庸县,不过当他们想带着自己的部队去的时候,却被黄叙告之,士兵要训练,暂时谁都不能调离,并且告诉他们回来的之后你们的职位不变,你们手下的士兵还是你们的兵。

    很快不接受教育的人就从训练队伍里都走光了,愿意留下的,徐晃好好训练并且进行身休与思想的教育,偶尔也为他们普及一下专业知识,开阔一下世面与知识储备。

    公孙瓒在居庸县每天好吃好喝的养着,经过几天之后,基本心里那股不服不顺也消失得差不多了。

    自己也想通了很多,开始关心幽州跟许定的情况了。

    结果不断有手下跑来他这里蹭吃蹭喝还顺带表忠什么的。

    这可把公孙瓒气哭了。

    “你们这帮笨蛋。”公孙瓒见他们一个个都是光杆司令过来,还听说许定在整合训练他的白马义从,顿时心急了,对着一甘还没有看明白的手下道:

    “我让你们跟着许定是让你们学点本事,好好盯着他,你们到好,一个个跑来居庸县,白马义从都被你们给败光了。”

    最精锐的那四五千人被他败光了,这都还没啥,好歹还有万余人,起码没有全毁了,家底还是有些的。

    “主公,我们怎么听着糊涂。”有一个手下不明白的问道,大部分人也疑惑不解。

    能跑里来这里的都是真正没弄懂许定跟徐晃小计策的人,还以为躲过了体训,正乐呵着呢。

    哪里知道里面真正的道道,公孙瓒没好气道:“等你们回去,你们的士兵都被许定挑走了,你们回去也是光杆,还带个屁的兵,老子的最后一点家底呦,许定你还真下得了手。”

    说着公孙瓒就挨个踢了过去,每人屁.股或是大腿被挨了一脚,公孙瓒恨铁不成钢道:“都给老子上马,我们去居庸关。”

    众人风尘仆仆的跟着公孙瓒很快回到居庸关。

    许定正在关城下等着公孙瓒。

    “伯圭将军伤养好了?没什么大碍吧,可别落下什么毛病。”

    看着笑呵呵噙着浓浓反讽的许定,公孙瓒就气不打一处来,抱拳歪着脸道:“多谢威海挂念,听说威海侯对练兵一道颇有建树,我想来看看我那些不成器的狼仔们有没有给侯爷捣乱。”

    “没有没有,好着呢,不得不说伯圭将军调.教有方,没有一个人给我捣乱,不习惯我军训练方式的都回去好吃好喝着呢,如果伯圭将军感兴趣我们一起去看看。”许定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表情,这让公孙瓒很想揍他一顿。

    奈何实力不允许,别说许定,就是黄忠他都打不过。

    想到黄忠,他胸口与肩膀还隐隐作痛。

    “侯爷相邀,那我们就去看看吧。”公孙瓒还是好面子,当然不会说他是真的急了想去瞧瞧。

    许定也不戳破他的面子,反正公孙瓒以经输了,而且还算比较可爱。

    许定带着他们先去士兵训练之地,看到黄叙训练这些普通将士的站队列站姿,一个个傻傻杵在那,尤其是年纪轻轻的黄叙遂问道:“侯爷你们这是在练什么,怎么站着不动。”

    “这是练站姿,主要锻炼将士们的协调统一性跟军纪,这是我们最基础的科目,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兵又或者是水军海军都要进行的科目。”许定见公孙瓒不以为然的样子,指着黄叙道:

    “这是汉升的儿子黄叙,是我东莱讲武堂第二期最为优秀的毕业生之一,文韬武略不在其父之下。”

    一听是黄忠的儿子,包括公孙瓒所有幽州将领们顿时竖然起敬来了精神。

    公孙瓒盯着黄叙看了许定,眸光射出一丝丝光芒。

    不过他没有在说话,而是跟着许定来到了军官训练场。

    这里规模就小了很多,训练的基本上跟前面差不多,只是会增加不少别的课程,不是单一的队列。

    没有那些刺头跟偷奸耍滑的人,这些军官训练得格外卖力认真。

    几天下来就有模有样,踢起正步铿锵有力,队形整齐划一,精神面貌也是焕然一新。

    这让公孙瓒也格外的意外。

    自己的手下他最清楚了。

    这才短短几天,这些家伙就有了重生一般的变化,这让他又看到了最为精锐的那五千将士。

    “侯爷,训练他们是何人,此人有大本事。”公孙瓒看着操练的徐晃赞道。

    他觉得这些功劳肯定都是徐晃的,只有强悍的将领才能带出一窝强将。

    许定知道公孙瓒的意思,笑道:“他是我金吾卫左骑卫队率徐公明,能文能武,之后以你们的这些部将们变化这么快,一是我们有基础系统的训练方法,。

    二是公明给他们开了一个条件,将会从他们中训练最刻苦,表现最优异的一批中选进我左骑卫队之中。”

    “这……”公孙瓒想到许定会从他白马军中挑人走,不然也不会整这么一出,没想到他干得这么直接,而且连隐藏都没有。

    公孙瓒身的那些将领闻言,一个个心里像打翻了醋坛一样。

    原来许定集训军官是要选进神机骑呀,要成为他亲儿子一般的军队里。

    众人心里不由大呼后悔,早知道是这样他们才不退出训练,才不去找公孙瓒。

    这是一跃成为许定亲卫将领的机会,结果他们错过了。

    许定也不避讳,直接又道:“刚才你们看到黄叙训练的那些将士同样我会挑一些充进左骑卫之中,我军很公平,优秀刻苦的人都会得到褒奖,他们应该得到相应的待遇。”

    不光军官要抽调,普通士兵也要挑。

    公孙瓒感觉自己这回要玩脱了,许定是真敢想敢干。

    “当然!剩下的将士与军官也都是优秀的军人,不应该被埋没,我会组一军名号白马,只要照着这个方法集训训练下去,他们不一定比左骑卫差,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统将暂时只能搁浅下来。”许定看了一眼情绪低落的公孙瓒,话锋一转将白马军的事情提了出来。

    激公孙赞来居庸关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公孙瓒闻言猛的抬头,一脸震惊:“你……你要建白马军?”

    白马义从本来就是他的部队,现在还有万骑左右,只是最精锐的那一撮损失了,但是底子还在。

    “当然,白马军是一个不错的名号,不知道伯圭可有兴趣?”这一回许定更直接了,直视着公孙瓒要他给答案。

    跟公孙瓒这种人不要墨迹,能行就行,不行拉倒。

    公孙瓒道:“你真敢让我来管一军?”

    “这有何不敢的,伯圭的能力有目共睹,战场上作战从来都是勇猛彪悍的,白马义从闯下过偌大的名声,我想伯圭也不想它埋没销声匿迹吧。”许定微微翘起嘴角,公孙瓒刚才问这话,基本事情以经八九不离十了。

    不过公孙瓒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又问:“如果我说我不愿意,你是不是立即就会换人!”

    看小说就上《牛牛小说网www.nnxwcm.com》

http://www.nnxwcm.com/0_104/152076.html